第244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六十七节

刘备心中偷笑。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圣上这次确是私自出京。

按礼制,圣上出巡需提前一年昭告天下,让地方官员做好迎接准备。随行的官吏、大臣都要先行奔赴沿线各地,候驾迎送……可是现在的皇帝已是一个空壳,朝政都被丞相府全盘接手,有他不多,没他不少,平时也没什么公务让他处理。在卢植等官员私心作祟下,皇帝便一身轻松地出了京城。

曹操的权力来自于朝廷,没有皇帝存在的,丞相府是个笑话。因此,曹操最担心刘备会乘机扣下皇帝,另立一个朝廷。而皇帝一出京师,便有人急报曹操,等他得信后追赶,一来一回耽误了许多时间,皇帝已顺利入泰山。

青州在刘备十余年的治理下,已经成为一座大兵库。吃过亏的曹操不允许兵马进入泰山,以免引起刘备的过度反应。幸好,刘备信义卓著,扶持曹操掌握中央政权是刘、曹双方的协议,曹操只好从这里下手,遣使责问,要求刘备遵守承诺。

明白了前后缘由,刘备没有介意李典的冒犯,语气轻松的说:“这件事很好解决,孟德兄何必慌张——写个表章,传檄泰山郡,说明圣上出京违背礼制,要求皇帝速归,泰山郡有了这个借口,自然会礼送陛下出境。”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李典惊讶得瞪大眼睛,问:“这么简单?”

刘备肯定的点点头,说:“帝辇入泰山,虽然颇为收敛,可沿途仍如蝗虫过境,宫人借机勒索,吃拿卡要,泰山百姓苦不堪言,申诉状已经来了一大堆。按照礼制,皇帝入泰山观看农牧节表演,黎民百姓必须跪在地上迎接,不能仰视,如此一来,农牧节表演还有什么意思。”

刘备一声轻笑,说:“农牧节庆典之所以风行青州,就是因为它是个百姓群体参与的节日,是百姓庆贺收获的节日。通过这一节日,培养了百姓对本乡本土,甚至本州的归属感、荣誉感,还有感恩之心。陛下若以普通人的身份前来观礼,黎民百姓会向他表达、传递丰收的喜悦,可他非要摆皇帝的架子,要求地方官员遵循礼制,哼哼,给泰山郡官员一个理由,他们立刻会为皇帝打点行装。”

李典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的神情,问道:“我家主公的意思是,陛下观完礼之后,只要玄德公能保证放归陛下,在泰山郡玩几天也没什么。可听玄德公的意思,是打算马上送陛下回宫。皇帝本为观礼而去,什么都没看到就让他回去,这对小孩子来说太苛刻了。”

“可要是他什么都看见了,百姓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刘备表情冷峻,转身从文件堆中翻出一份表章抛给了李典,等他带着疑惑的表情,翻读完表章之后,刘备指点着他手中的表章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履行的职责,身为皇帝者,一举一动都是国家大事,希望通过这次教训,皇帝能够明白:他在享受至高无上权力的时候,还有一份必须履行的义务。带这份表章回去给曹孟德兄,怎么处理,让他看着办。”

李典皱着眉头,再度翻了翻手中的表章。这是一份青州元老院的弹劾表章,弹劾的是当今丞相曹孟德,捎带还有刘备。

表章中,指责曹孟德对皇帝教导不严,使陛下荒于嬉戏,擅自出宫,四处游玩。同时,弹劾刘备不守臣子之道,在皇帝游山玩水的时候,不加以规劝,默认地方官员接待并陪伴陛下玩耍。表章上打头署名的是管宁,青州众臣都在表章上联署。

这份弹劾表章在法律上没有约束力,青州元老院只是通过这一弹劾议案,公开谴责曹操与刘备。

李典抬头仔细看了看刘备,暗中计算着日期。

从表章上署名的时间来看,应该是青州元老院的一次自发行动——若是出自刘备授意,这表章还来不传送到南方的六安。

李典不理解。

据说,刘备在青州被看作神一样的存在,而这份表章却指名道姓的训斥刘备,不仅仅在说他纵容皇帝嬉戏、扰民,而且也指斥刘备本人将战争视为游戏,一年到头乐此不疲,对青、冀、并、幽四州民政疏于管理。

“如此懒惰,千古未闻也。”表章最后这样说。

难道青州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刘备对青州失去了控制?李典捧着表章如获至宝,这么多重臣签字反对刘备的表章,曹公见了一定高兴。

迎着李典疑惑中带欣喜的目光,刘备嘴角浮上一丝冷嘲的笑,说道:“瞧,这就是我说的职责。此件事一了,我也必须马上回青州接受质询。告诉孟德兄,等他的表章一到,陛下就会被礼送出境。不过,我前日递交的推荐陈登接任徐州牧的表章,请他迅速核准。”

李典小心翼翼的试探:“玄德公回青州,是否需要我方派军护送?”

刘备仰天大笑,道:“你不懂,或许曹兄懂。多谢你费心,你先回吧。”

李典惶恐而退,帐后,鲁肃闪身而出,问:“主公,你何不跟他解释清楚,万一曹孟德看了元老们的弹劾表章,以为主公基业不稳,前来偷袭主公,怎么办?”

刘备走回到桌案前,翻动着手里的文件,回答:“曹操性子多疑,我坦然把这份表章给他看,他反而会以为这是诱饵,必定会拿出这件事情与谋臣们讨论,等他把这件事情前后因果了解清楚之后,他就会对青州的体制有更深的了解——上位者有上位者的责任啊,曹操本人与曹营诸将经过这一事件,会更加深刻的理解到百姓的爱戴是怎么来的。”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政府做错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做错之后千方百计的掩盖真相,国人的“内圣外王”的教育,让大家习惯于领袖必须是十全十美、毫无瑕疵的,臣下对其只有唯唯诺诺的份。青州这份表章一定会颠覆曹营诸将的固有思维,让他们意识到,只有坦诚才能取信于民。官府不必掩饰错误,只有对百姓坦诚,官府才在百姓中有信用;此外,英雄人物只有回到人间,有血有肉,才会让百姓争相效仿。

这道理或许他们初始并不理解,但只要埋下种子,慢慢的让他们去捉摸,而后……

“道德的楷模树立的越是完美,越会让百姓无所适从,越会让世人觉得说一套做一套的实用性,榜样也就没有了效仿的意义。”刘备晃动着一份表章,意味深长地说:“佛教是个好信仰,可是,我们文化中总有化神奇为腐朽的力量,这么好的信仰,到了执行人手里,却是招摇撞骗的幌子,慈悲成了骗取信徒钱财的口号。修行在于修心不在于修身,心不善,嘴里颂什么经文也无用。”

鲁肃接过刘备递来的表章,草草扫了一眼,问:“这份表章是秣陵督尉(民兵指挥)十日前送来的,主公一直压下没有回复。现在曹操已经表态了,徐州的事大局已定。对于尹东大教宗召集教民准备征讨笮融的事,主公有何打算?”

刘备面沉似水:“我口述,你写信给尹东大教宗,就说:赵昱非我教民,现在他又是徐州官吏,你以何身份出面发动教民讨伐?教民与教民之间冲突,搞不好成为宗教冲突,这样的事,不应该由你我开始。责令,此信函到达之日,立即解散武装,禁止越过雷池一步。”

鲁肃满腹惶恐,战战兢兢的书写完这份对大教宗措辞严厉的信,加盖刘备印绶后,火速遣人传往秣陵。

等鲁肃收拾好笔墨,刘备起身离座,背着手踱了几步,说:“当前三件大事,徐州的传承问题;攻打袁术的问题;秣陵教民的事情,前后两件事都已经解决了。子敬,你说我们是否该加快步伐,攻下寿春?”

鲁肃走到刘备桌前,翻捡着桌上的信函,答:“九江郡各地官员都已上任,寿春亦已成孤城,依我看,现在发起攻击也未尝不可。寿春城墙不过是个土垒(至明朝西安城墙才改为砖制,随后全国各地才兴起了砖制城墙的习俗。),这种土垒,我们调集投石车集中一点轰击,破城不成问题。但我担心的就是,寿春城被围多日,万一城内有瘟疫怎么办?”

刘备托着腮,沉思着:“南方雨水多,夯土垒成的城墙都不牢固,寿春城城破易,入城难。或许,我们还是按原来计划,再等等,等到冬天疫病发作减少,我们再入城?”

刘备说着,无奈的摇摇头,说:“寿春战事未完,而元老院又措辞如此严厉,我若不赶快回去,怕是青州要吵翻天了。唉,两头都是事呀。”

门外阵阵喧哗,典韦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报告道:“陈到自寿春来急报,袁术弃城而走,引领家眷向义城逃窜,周瑜正率军追击。不过,袁术前锋在离义城三十里处,转道向北突围,周将军传信,希望主公配合出击。”

厅内两人很平静,似乎早有意料。刘备轻轻的扬了扬眉毛,示意典韦招呼陈到进来。鲁肃则劈头便问:“寿春城内情况如何?”

陈到行了个礼,回答说:“城内疫病发作,已成鬼蜮,我军不敢入城。周将军依照主公先前所命,封堵了四门,不过,已有部分百姓乘乱出城,我军正在四处搜捕。”

“果然如此”,刘备恨恨地说:“城内一定死了很多人,为什么单单袁术不死。”

陈到答:“据说,疫病初起之时,袁术曾举行了一个祈天仪式,向城内百姓借寿,每人借取一年寿命。城内有十数万百姓,若真借寿成功,袁术该有十万岁寿命。后来疫病大爆发,城内百姓都说,袁术祭天时捣了鬼,不是借了别人一年寿命,而是将别人寿命全部借去,所以,城内居民才大量死亡。”

鲁肃摇头,刘备满脸的讥笑:“人寿几何,一方面是父神恩典,另一方面还要取决于自身的健康水平——袁术能活十万岁?传我的命令,务必击杀袁术,我倒要看看,十万岁的袁术死不死。”

鲁肃在旁建议道:“还是让军医们迅速入城,防止疫病蔓延。此外,一定要将那些流窜各乡的疫民隔离起来,还需紧急下达命令,各乡县紧密控制水源,发现尸体必须立刻焚烧,焚烧之后再在深埋,所有接触尸体的人必须隔离。”

自青州发现伤寒杆菌之后,青州官员对疾病的认识迈上了一个大台阶,许多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瘟疫的大规模爆发与人的道德无关,而是与人的卫生习惯紧密相关。同时,也有了传染源的认识。而经过这几年的宣传,南方各郡的百姓也隐约知道了一些关于疾病的知识。

人对死亡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寿春城破后,城外的军队不敢入城,城内活着的百姓自认为健康,千方百计地想逃离地狱,这些疫源扩散到乡里,此地必人心惶惶。

“伤寒症并不是很严重的疫病”,刘备安慰焦灼不安的鲁肃:“传谕四乡百姓,只要坚持饮用煮沸了的水,养成洗手的卫生习惯,传染不上。即使发病,只要迅速隔离就医,也没什么。告诉各地百姓,我们已经有了相应的治疗药物,不要恐慌。”

伤寒症是通过水源传染的,出入寿春城并不能感染,为了抑制恐慌,刘备下令:“命令寿春驻军,前令作废,立刻疏通城门,我将入城安抚百姓。”

九江郡当涂,袁术残兵败将挡住了青州骑兵一轮又一轮的追杀,勉强逃到了淮河岸边。当然,如果不是,青州兵怕传染疫病,十个袁术也被斩杀了。

喘息稍定的袁术,口渴难耐,吩咐手下为他盛水,当手下用铁盔舀了满满一盔江水呈递给袁术,袁术才喝一口,便吐到地下,怒问:“为何不是蜜水?”

手下答:“没有蜜水,只有血水。”

袁术闻言气怒攻心,连连呕血,当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袁术死后,手下分崩离溃,各自瓜分了袁术财产四散而去。也有人拥立袁术长子袁耀即位。但是,这个袁耀即位不足一个时辰,就被拥立他的那群“忠心耿耿”的臣子割下了脑袋,作为献给刘备的礼物。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重生之血刹修罗 桃色暧昧,总裁情难自禁 魔王怒 远去的风筝 顶级神婿 将军误:皇上,求放过 地球天军 喜欢和中二魔神贴贴有什么不对吗 进击的冰雪巨人 旷影陵 超神学院里的被咸鱼 五州风云录 我在年代文里吃瓜看戏 繁华斩 恶魔军长的全球通缉令 暖爱,秘书情人 王妃你别走 影视神医从爱情公寓开始 都市之狼王归来 溟谋女帝 血皇图 黄泉送葬 网游之踽踽独行 花都鬼主 绝黑火鸟 哆啦成凰记 兰溪溪 校花的贴身狂少 烽火修罗 电竞校草不网恋 怒童 众里寻觅千百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