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六十节

笮融本想说赵昱举郡相让,可看到廖主簿神色不对,马上改口道:“……他身体有点小恙,让我暂时代理几天公务。”

廖主簿神色严峻,跨步上前,说:“拿来,我要验印。”

笮融不以为然,伸手把印绶递给廖主簿。

廖主簿接过印绶,眼光却没瞥向太守印,闪身退后一步,死死的盯着笮融,半晌,再退一步,看也不看将印绶塞入怀内。

“来人,拿下这群匪徒”,廖主簿大吼。

笮融气急败坏,暴跳着说:“大胆,我乃府君大人旧友,昨日被府君大人亲迎入府内畅饮,府君大人宿醉未醒,才让我代理几日公务,你敢拿我,不怕府君大人怪罪吗?”

廖主簿冷冷地笑了一下,答道:“蠢才,府君大人真要对你有所交待,你怎会不知:广陵之政,对人不对物。天下万物以人为本,玺印不过是一死物也,仅凭玺印就想代理广陵政事,想的愚蠢。”

府衙警卫迟疑不前,有认识的笮融,惊疑不定地说:“主簿大人,这位佛徒确实是府君大人昨日亲迎入府内,随同安置的,还有男女数万人佛众,马三千匹……”

廖主簿厉声断喝:“住嘴,上官有令叫你动手,你还不快行动,这要是在青州,我非治你个违抗军令之罪!还不动手。”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警卫还在犹豫,笮融见印信已失,事不可为,早已暗暗向随从们使眼色。那些佛徒们也已跃跃欲试,得到信号,发出喊声,抽刀向警卫扑去。笮融则紧紧盯住廖主簿,刀刀落,砍个不停。

廖主簿绕院急跑躲避,幸得一名警卫稍稍拦阻一下,廖主簿闪身跑上二楼,边跑边大呼:“拦住他,别让他上楼。”

楼上奔下几名青年,挥舞着椅子腿在楼梯上与佛徒们交手,此刻,院中已乱成一片,有心打无心,佛徒们渐渐占了上风,倒在血泊中的几乎都是无辜老农与懵懂的警卫。

不一会,廖主簿再度出现在楼梯口,这次,他顶盔贯甲,背上背着一把弩弓,左手持刀,右手拿着把军号,站在楼梯口吹出了三长两短的信号。

笮融心内一寒,知道事情不妙,奋力砍倒相持中的警卫,断然下令:“走!”

此时,院内已不存在拦阻笮融的力量,被他轻松地破围而出。廖主簿什么都不管不顾,连吹三遍军号,直到城内响应的军号四起,方停了号声,拔刀加入了追逐当中。

城内,征召令下聚集的百姓还没完成编组,笮融领人一路杀回赵昱府,随着时间流逝,笮融一行越走越坚难,四方百姓齐齐向杀声处聚拢过来。此时,百姓才明白,刚才下达的征召令不是演习,这次动真格的了。

随着廖主簿骑马走进战场,战斗开始有章有法,一队队广陵百姓以里、甲为单位,你方战罢我登场,循环不断,绵绵不绝。弓弩兵开始登上屋顶,居高临下射击,随着战斗的进行,笮融身边的随从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以支撑。

正危及间,一群佛徒冲出赵昱府接应而来,这些佛徒多数没有兵器,空捏着双拳,就敢嘶嚎着扑向林立的刀枪,前仆后继,一往无前……

等他们扑近了广陵百姓,即使身上带着箭矢,带着刀枪造成的沉重伤痕,他们也要用牙齿咬、用头撞、用拳击,与广陵百姓撕扯到一起,不把他们斩得粉身碎骨,他们绝不停止撕咬。他们的悍勇让广陵百姓胆寒,攻击的势头稍缓,笮融已躲进赵昱府。

廖主簿以拳击掌,狠狠地下令:“前部稍退,以弓弩拒敌。缠住他们,等正规军来了再冲击。”

说罢,廖主簿仰天长叹道:“可惜府君大人动手晚了,我等若是早实行《紧急动员法》,只需要早动手一年,百姓的战力那会如此差劲,这些贼子们怎会如此狷狂。”

复又垂头,沮丧地说:“吾今日方知主公之智,深如渊海。《紧急动员法》有了,还需要民间多布武馆,让百姓学习格斗技巧;布退役兵会社、军衔制的存在,让百姓可以了解团体作战之术;可以自发归属统带;还有,城内建筑必须采用石屋石墙,才可以承受兵士们体重,便于登墙登屋,居高临下作战。

我等只学了主公一个皮毛,竟然沾沾自喜,今日受这教训,天罚也。”

眨眼间,广陵城卫军统领朱明领军到达,廖主簿从怀中取出刚才多自笮融的太守印信,在一个空白纸上盖上印章,交给朱明:“事情紧急,我来不及书写命令,这是你的攻击授权,立刻发起攻击。”

朱明迟疑地问:“廖主簿,这是府君大人的家院,府君大人尚在里面,我等如此行事,府君大人不会归罪吗?”

廖主簿举起印绶,道:“刚才歹徒持此印绶来府衙,要求代管广陵郡府。你说,要是府君大人上安然无恙,他会把印绶给歹徒吗?”

朱明打了个冷战,答:“见印绶交权,那是别处的做法。广陵郡府来往公文都是采用纸制公函,竹简已被废除。所以,印绶只是个盖章工具。依据律法,即使府君大人要人代管广陵郡府,写一个公函,盖上章就足够了,何必让人拿印绶来作法……”

廖主簿点点头,解说到:“若是府君大人有一句交待的话,歹徒怎会如此狂妄无知?即使府君大人真要移交府治,按律法,也不该移交给一个不曾在广陵纳过半天税的闲人。倒是本官,正是第一顺位移交人,阁下排第二,元老院第一元老排第三。我看,歹徒既不知这些情由,又搜出了府君印绶,只怕……”

朱明立刻明白,催马回队,边跑边喊:“快点动手,或许……”

赵昱府,笮融惊魂未定,尚在盘算错在哪里,门外喊杀声四起,笮融突然放声大笑。从人惊讶,询问缘由,笮融答:“我明白了,袁术称帝时,曾有传言,真玉玺早让刘玄德给摔了,你想,刘玄德连玉玺都敢摔,其手下哪会把府印看上眼?我拿印绶想占据广陵,一定是在这里出了错。”

手下急喊:“佛首,现在来的是广陵城卫军,攻势猛烈。兄弟们挡不住了,请大人快想办法。”

笮融答:“慌什么,此地乃是广陵,赵昱信佛,城中佛徒必然不少。城卫军么,军官多数是赵昱军中故旧,可士兵还是有不少佛徒,你去,招呼部众大声颂扬佛号,另外,再密遣人马出城招呼城外佛众,入城解救我们,搞不好,鹿死谁手犹未定呢!”

佛号声一起,城卫军攻势一滞,人丛中,笮融从人再以“迫害佛徒”的名义,四处蛊惑煽动广陵士兵,广陵城卫军士气顿消。形势急转而下,朱明虽连连催促,城卫军军官也上下奔走,士兵们望向军官的目光却越来越凶恶。

兵变兆头显露,身为外人的朱明感到无力,遂气急败坏奔回廖主簿身边询问计策,却见廖主簿满脸是泪,说:“我等攻打了这么久,还不见歹徒劫持府君大人出来,要挟我们,恐怕——府君大人凶多吉少。”

朱明心如死灰,无心再谈士兵的事,答:“唯死而已。”

说罢,扭头就走。

青州律法,主官阵亡,从僚亦是死罪。若从僚死战,抢回主官尸体,更是打败敌军,那么可以不剥夺从僚遗属的继承权,从僚遗留下的爵位以及功赏,其遗属可以继承享用。现在,城内发生了战事,全城均已动员,就必须依据军法,宣布赵昱死于军事冲突。即使平定了内乱,廖主簿、朱明仍须殉死,只是,可以不祸及妻子儿女。

广陵本属徐州,可以不按青州律法实行。然而,廖主簿、朱明来自青州,赵昱已死,他俩如果以不在青州不行青州军令——殉死——除非今后再也不回乡,否则,周围人鄙视的眼光,足以让他们羞死。并且,“畏死”的名声一出,军衔被剥夺不说,退役兵会社也绝不会接纳他们。

青州这几年的富足安乐,最重要的是,青州人享受的“私权”之大,足以让天下人羡慕。而青州这几年扩地万里,只要有功劳,不怕没有封地,这种强大的武力也让青州人斜眼傲视其他州郡。廖主簿、朱明就是真打算狠下心来,退休后定居广陵以逃避殉死,那就要抛弃别人求之不得的青州功民身份。

这还不够,他们即使做到这一步,其所属宗族决不愿族内出现一个胆小鬼,害了本族的名声,让本族在与别族争雄中落于下风。故此,只要他们还保持着与宗族的联系,族内一定会派人来“劝解”他们殉死。而缺少宗族的支持,他们必须隐名埋姓,孤家寡人在南方、这个宗族势力最强大的地方辛苦挣扎,最后的命运是:要么被其他宗族吞吃,要么让自己的后人奋斗多年寻到出头之际。

为了家族,为了自己的子孙,他们只能选择死亡。

有了死亡的觉悟,有了必死的决心,朱明脸色平静,回到队伍里,招手叫过手下士官、尉官,淡淡的将廖主簿的猜测告诉了众人。

晴天霹雳,众人一时呆了。

朱明用梦呓般的声音叙说道:“徐州本地的军官可以走了,青州人,现在谁也指望不上了,为了荣誉,让我们战死吧。”

徐州军官惊愕的张大了口,青州军官平静地站起身来,相互握握手,拍拍肩膀,拥抱一下。一名军官哑声对另一位军官说:“兄弟,我还欠你三个银币,可惜现在不能还你了,等会儿我会写下字据,让我的儿子还给你的孩子,或者你的家人。”

一股悲壮的气氛笼罩其间,徐州军官不知所措,半晌过后,方有人结结巴巴的询问青州军官缘由,不少军官无心作答,忙着留下遗书,交待后事。直到最后,一名被问得不耐烦地青州军官,才简略的回答道:“青州军律,主官阵亡,从僚战死者仍可获得阵亡待遇,苟活者,必须殉死……”

徐州军官震惊之下,连忙开解他们,一名平素与徐州官相熟的青州军官折叠起自己的遗书,摇头道:“没用的,说什么都没用了,青州战士的荣誉我们不能玷污,家族的荣誉不能抛弃,隐姓埋名苟活于世,活着等同于死。主公说过:真正的勇士当持剑而死,决不能老死于床上,我们,无权苟活。”

部分徐州官员无奈的离开了,平素与青州官员交往密切的徐州官,部分还做着最后的努力,劝解他们,部分则肃穆的向他们诀别。

突然间,一名徐州官说:“兄弟,我不信佛,也不信神,不过若是府君大人真的死了,那么那群豺狼太不地道。昨晚,府君大人还好酒好吃招待他们,他们竟能如此残暴。兄弟要赴死,我不拦你。不过,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与勇士并肩。”

那名青州官瓮声瓮气的答:“胡闹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我等死后,得享哀荣,子孙后代皆以我为榜样,你家有老有小,瞎掺和什么。”

徐州官员被刚才的同僚提醒,看着赵昱府内佛号声声的信徒,嘴角一撇道:“我等真要拼力作战,这群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的匪徒,哪有他们嚣张的份。兄弟,且等一会儿,待我把这里的情况跟士兵们说说,我就不信,这三千城卫军里找不出几百个不信教的士兵,我们挑选猛士狂攻,让动摇者押后,瞬间即可解决战斗,如何?”

赵昱府北侧,喊杀声越来越响,朱明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的向北门眺望:“见鬼,谁打开了北门,城外的佛徒已经来接应了,兄弟们写好的遗书交给廖主簿,准备战斗。”

喊杀声越来越近,赵昱府内佛号已停止,剩余的徐州军官彼此用眼睛打了个商量,齐齐迈前一步,行军礼呐喊道:“将军,请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与勇士并列。”

ps:vip票猛烈的砸过来,谢谢!明日外出,8号恢复更新,请原谅!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魔宠天下 秦浩林若涵 谍影幽幽 三国之我为丞相搞后勤 废太子听政,竟成了千古一帝 穿越明朝当暴君 最强龙媳 我在斗罗开酒馆,醉倒朱竹清 李华阳镖王梧桐树下的莽汉 奇陵异墓 无敌中场 念道无痕 末日还没来,系统提前五年出现了! 我在异界召唤英灵 异世丐帮帮主 极品小圣医 恐惧电梯 宰武 异界沉香之纵横天下 都市通天路 剑指中天 道元无上 九难化龙 擎神之全能女帝 你的机缘很好,现在是我的了! 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 神罚者 末世重生之妖孽 大唐枭龙传 大荒厨神 执剑问江湖 我能看到准确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