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五十九节

夜深人静,仆役们早已沉沉睡去,笮融不放心,沉声呼喊了赵昱几声。看看四周毫无动静,笮融满脸慈祥的抽出腰刀,向赵昱脖子上割去,口中诵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刀很锋利,飞快地划过赵昱的颈动脉,就如同一个深情的少妇抚摸自己的情人般轻柔,呵护款款。

酣醉的赵昱微微动了动身子,并没有察觉生命即将消失。

颈血喷泉般绽开在空中,血液奔流的声音如同风刮过书页,发出嘶嘶的鸣叫声。

笮融小心地避过血泉,几滴血花溅落在衣物上,他厌恶地用手掸了掸,抬头看了看赵昱,又赶忙抢上前,小心翼翼地避开喷涌的鲜血,轻轻扶起赵昱,将其伤口侧对桌案——下手晚了点,赵昱的衣物上已溅上鲜血,笮融不满意地啧了啧嘴,旋即,意识到什么,直起身站在赵昱身边,低声颂读起佛经:“拿摩阿眯搭巴呀,达塔嘎达呀,达得压他,阿弥利兜、巴威,阿弥利达、悉眈巴威,阿弥利达、威哥兰谛,阿弥利达、威哥兰达、嘎弥尼,嘎嘎那、给地、嘎利,司哇哈(往生咒梵文,意为:归命无量光佛,如来,即说咒曰,甘露主,甘露成就者,甘露播洒者,甘露遍洒者,遍虚空宣扬甘露者,成就圆满)。”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那一刻,笮融满脸慈悲,宝相庄严,如同佛陀再世……

念完往生咒,笮融意犹未尽,此刻,赵昱已因为失血太多,陷入抽搐状态。看着全身肌肉一抽一跳的赵昱,笮融一脸慈爱地继续吟道:“皈依三宝,皈依圣。观自在,觉有情。大觉有情。

有大悲者,皈命一切尊。为救济于一切恐怖者,皈命于彼我。

观自在香山,皈命言圣观自在贤爱,慈悲之心。

我今宣说,一切希望圆满而有光辉者,无比;一切鬼神不能打胜者,童真。

……

除灭由贪瞋痴行动之毒害者,作法无垢。有慈爱者,青颈、坚利、名闻。欲见者,令影现,生欢喜圆满成就涅盘。

义,有成就者,大义。有大成就者,无为。得大自在,于悉地与瑜伽有自在者,贤爱……

皈命圣,观自在,成就。

皈命令我成就,真言。句,成就。”

太阳渐渐地升起,一道道奇异的光芒就从天地四方朝着屋子里汇聚过来。这些光线看起来都是五光十色,十分娇艳、漂亮。

这是一种无法描绘的景象:在室内暗黑色的背景下,突然出现了无数绚丽的色彩,这些色彩千变万化,在房间里抖动着闪闪的面纱:最早呈赤色,一会儿呈橙色,再一会儿又变成金黄色。继而辟开成一条条白银似的多褶的波带,其上闪耀着道道波光,接着又光华全消。

不久,房顶上可见微光闪烁,像几朵火苗摇曳,继而一道金光从地面上突然冲出来,逐渐融入暗色之中。这时似乎可以听到一个正在离去的幽灵的叹息,在漆黑中留下了几条飘忽的光带,像噩兆似的难以捉摸……

这是一间明亮的房间,屋中琉璃窗明净不染纤尘,各种摆设与其说是奢华,无宁说是精致。门口是一挂珠帘,在阳光的映照之下熠熠生辉,而这屋内却呈现出一副异常诡异的情形:赵昱歪倒在精雕细刻的檀木桌上,身下是一大滩血迹,蜿蜒流向门口,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气。与此同时,他的尸体旁立着一个满口诵经的慈悲人,一脸庄严、一脸神圣、一脸的悲天悯人。

后世,睢宁下邳八景之一的九镜塔即是笮融所建佛祠之一,塔上九面铜镜即塔刹上的铜盘,除宝塔外还有大雄宝殿及山下湖边长廊。在建刹吸引周边佛教信徒之外,笮融还用免谣役法引导境内外百姓来祠听课讲道。每逢浴佛会时,在路旁设席长数十里,置酒饭任人饮食,其费用以巨亿计,百姓来观及就食者达万人之多,可想而知铺排之奢华,场面之宏广,气势之雄伟世所难见。

佛教传入中国,最早由楚王英首倡礼佛。楚王英因叛乱罪被发配后,佛教在楚地陷入低潮,其后,笮融督造彭城钱粮,彭城是楚国封地的都城,佛教因为笮融的大肆礼佛而再度兴起。恰好,东汉末年是信仰最为混乱的年代,各种教派纷起,徐州信佛之人日益增多,佛教因此把根留在了中土大汉。

琅邪本属徐州,并入青州后,刘备不限止个人的宗教信仰。赵昱乃士族,对自己的出生格外自傲,故此,选择了徐州本土最流传的佛教作为自己的信仰,对于笮融这个徐州当地教首格外尊敬,没想到,开门揖盗。

看着赵昱已停止了抽搐,笮融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轻轻地将赵昱提离了血泊,温柔的解开赵昱衣扣,旋即扒光了赵昱所有的衣物。

赵昱生前,颇以曾在刘备军中服役为傲,青州以军功赏罚最为重,青州百姓也以身为军人自傲,因此,军人的服饰成了青州最流行的款式。赵昱为了提醒别人记住自己的军旅生涯,并以文武双全自诩,他抛弃了在士大夫中流行的宽袍博带峨冠,日常服饰采用了刘备设计的箭袖紧身衣(猎装、夹克)。每粒扣子都采用金属制造,亮闪闪的扣面上都有赵昱的家徽。

笮融把赵昱扒的赤条条后,拎起赵昱的衣服,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材,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不满的看看那衣物上的鲜血,再打量一下自己的衣物,闻到衣服上散出的酒臭,一咬牙,脱下自己的衣物,换上了赵昱的猎装。

汉灵帝时期,灵帝好胡服,公卿大臣们也以穿胡服为时尚。刘备崛起于辽东蛮荒之地,这种窄袖紧身衣服的风格与胡服一脉相承。此后,随着许多穿这样衣服的人被封爵或成为功民,一时间,这种穿着一时成了青州上流社会的专享,尤其是冲压锻造出的金属扣,每个扣子上都雕有家徽,打磨的光滑无比。走在街上,这种腰身明显的服装更容易体现男人的威武之气。

徐州毗邻青州,也常见识到高傲自大的青州商人们,向穿这种服饰的青州人谦恭的行礼致敬,故此,徐州士子对于这种服饰也充满了艳羡之心。可惜,蒸汽冲压机是青州绝对的战略武器,有钱购买这种机器的青州商人,绝对需要相当的身份。他们对于青州人技术的领先看得格外重。徐州本土虽有仿制这种衣物的制衣店,却根本造不出青州衣物的那种韵味。原因很简单,青州制衣匠有着丰富的制做军服的经验,刘备还要求工匠们计算出人体各部分比例,按黄金分割率选择标准尺寸,搭配出最佳造型。这也是青州制衣匠不外的秘密。更别说,用冲压机一次冲压成型的金属扣子。

徐州本土仿制的衣物多数采用木扣、骨扣、绳扣,奢华点的采用玳瑁扣、珊瑚扣、玉石扣等,这些物品易雕刻,可以在上面刻出类似青州家徽的图案,只是少了那点亮闪闪的味道。

笮融穿上衣物,左扭扭右扭扭,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英姿,口中连声诵道:“阿弥陀佛。”

天已经大亮,按照徐州本土的作息时间,现在是吃完饭下地劳作的时候。赵昱生前处处比照青州规矩,现在仍不是他的起床时间,起床后,他还要在城内骑马溜一圈,看看各地民情,然后才返衙吃饭,等日上三竿(凌晨七时许),他才开始办公。广陵城被他这样散漫的治理了两年有余,城内居民早已随了他的作息时间。笮融在屋内自我欣赏了半天,也没有仆役进来打搅。平定下来,笮融偏着头想了片刻,立即在屋内翻箱倒柜起来。

将屋内看上眼的摆设与装饰品全部打包后,笮融闪身出了厅堂。跟随笮融而来的佛徒均采用徐州作息时间,此刻,已满满当当的站满了庭院。笮融唤过几名心腹,让他们看守住厅堂大门,禁止任何人出入,随后,引领的部众手持钢刀悄悄地向后院摸去。

不久,后院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哭喊声、哀叫声、呻吟声、怒骂声,在这嘈杂的喧闹中,时不时地还配着庄严的佛号声。

一名满脸、满身全是鲜血的佛徒冲出屠杀的现场,举着个小包,呈献给屋门口,满脸祥和在阳光下展示自己新衣的笮融——唯一遗憾的是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笮融打开了包裹,欣喜的高声诵道:“佛祖保佑,正是此物。”

阳光下,一个青铜印绶熠熠发光,这是赵昱的广陵府太守印。

笮融叮嘱佛徒:“把守院落,谁也不准进出,除你们外,院内不许留一个活人,佛祖保佑,超度他们去西方极乐世界吧。”

笮融右手高擎着印绶,带领着二、三十名心腹,摇摇摆摆直奔广陵府衙。门卫见这大队的陌生人直往里闯,本打算拦阻,可笮融示威性的冲他晃着印绶,门卫又缩了回去。

徐州受青州的影响盛大,连云港的联合办公已经给徐州一个示范,在很多地方,地方官府已渐渐采用了青州的官员体制,在这方面赵昱做得最为彻底。广陵太守府官衙,坐落在一个四合院内,迎门是个小二楼,一楼为大型会议室,楼两侧有楼梯直通二楼回廊,那上面为太守及其掾属的办公场所,与小二楼垂直的两排房子,一面是主管财税、工商登记的吏所,一面是主管农业与教育的书办,门墙两边是接待室和警卫室。

凭借着当地身份号牌(卡纸印刷的身份证明),百姓可自由出入府衙,办理各项公务,没有身份号牌的将由接待处负责接待。

此刻,府衙内上班的人不多,有百姓围拢在各个办公室门口,等待开门办公,早来的官吏走路匆匆忙忙,没人理会他。

笮融本来是个小豪强,来来往往的都是些层次较低的农夫,偶尔有一、两个官员与他交往,从来都是在佛寺见面,他哪里见过这样原汁原味的青州式太守府衙门。等他高举着印绶,在院落中示威的转了了一圈,竟无人理睬,偶尔硬性的拦住一、两个人,该人只会拱拱手,转身绕路而行。倒是有几个等待办公的农夫,认出了这位下邳教首,微微冲他颔首致敬。二三警卫昨日曾参与赵昱的迎送,向他行致目礼。

笮融哪理会这些小人物,郁闷得几乎吐血,只想高声大呼:“快来看看我手中的东西,这可是太守印绶!!”

在院落中寻了半天,笮融找不见平常官衙里常设的登闻鼓,左丑丑右瞅瞅,才发现四合院的角落边有一高耸的角楼,上面窗户隐隐透出口大钟。笮融不顾警卫拦阻,三拳两脚打到守卫,冲上角楼,用乱棍猛敲一气。

举城震惊……

从办公楼二楼上连滚带爬地跑下一名官员,大吼道:“谁在敲警钟?乱敲一通,这敲得是什么信号?胡闹!”

笮融洋洋得意地走下钟楼,高高举起印绶,以便让这个发话的官员从多个角度观赏太守大印。

全城的警钟一起响了起来,随即街道上奔跑声、呼喊声响成一片,稍待,一声凄厉的警报声拉响,警报声过后,全城一片寂静,仿佛时光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豁然奔跑声四起。从楼上奔下来的官员脸都绿了,连声说:“胡闹!胡闹!警卫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让这个人登楼敲响警钟?”

各办公室门口等待的居民一脸的震惊,一名老农打扮的人凑近那名楼上奔下来的官员问:“廖主簿,这是几级征召令,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种调子?比一级还厉害吗?难道是特级?”

笮融听到“征召令”这个词,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明白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

仿佛是在印证笮融的想法,快马自府衙前掠过,马上骑士吹着铜哨,哨声间隙中,骑士高声吆喝:“各里长、弄长、甲长开始点校人员,功民们披甲持剑武装起来。”

随即各街道响起了一片开门、关门声,稍后,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报到声:“某里、某弄某某户,姓名某某,家中男丁三口,已武装完毕,持枪者一人,持剑者一人,持斧者一人,前来报到……”

……

笮融面色苍白,满身冷汗,勉强将印绶举到廖主簿面前,强辩道:“我乃府君大人故友,府君大人将印绶托付与我……”

ps:vip票猛烈的砸过来吧,谢谢!节日快乐!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契约甜妻心尖宠 我在女子监狱当男管教 囚爱,夜夜贪欢 龙族:没神杀的我只能屠龙了 逆袭农民工 携崽归来,薄情前夫卑微求宠 破劫之缘 从吞噬开始投资诸天 生人禁地 龙与少年 我在村里斩妖除魔二十年 什么叫仙人之资啊 敕灵人 天幻之书 青谷子 祖蛇 死后的世界——真苦 异世丐帮帮主 40k:午夜之刃拿刀划墙纸 笑傲仙门 侦探世界的推理女王 梦幻之五庄攻略 神龙佳婿妃叶新 魂梦九天阙 水浒将星系统 混沌圣尊 我是大泼猴 综艺大导演 达令来自八年后 九转凌天 特种兵在都市之新仇旧恨 提瓦特作死恶龙,但家父摩拉克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