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五十七节

看着栅栏边越来越厚的弩兵队伍,纪灵叹了口气:“来不及了,刘备的弩兵向来以箭发如雨而闻名,三段级、五段级、十段级层出不穷,曹孟德当初曾吃了他的大亏,现在依靠城门口这点小部队当先突击,等于送死,只有等大部队出来了再战。”

那一刻,时光仿佛流失得格外缓慢,纪灵整理着一支支队伍的队形,排列出锋矢突击阵形,所有的动作,在他眼中都成了慢镜头,一个个画面历历在目。

“终于结束了,开始吧。”纪灵绝望的挥动长刀,开始了死亡冲锋。

“冲啊!”袁军呐喊着,开始缓步跑动。

“冲啊!”袁军呐喊着,加快了脚步。

栅栏边,刘军士兵毫不慌乱,尉官们站在一列列队伍右手,面向张弓以待的弩兵镇定自若的高举起佩刀,发号施令的嗓门一点都不慌乱:“第一排听号令,预备,射击。”

第一排射击完毕的士兵蹲了下来,第二排弩兵又站了起来,接着向外射击。一列列弩兵像起伏不定的波涛,形成了一排排人浪,凶猛地向外倾泻着箭羽。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到了此时,袁军士兵才体会到连绵不绝这个词的真实含义,最佳的注解就是刘备军队射击时的场景,每次射出的箭数量不多,但是箭羽连绵不绝而下,无数的士兵倾倒在箭羽下,跨过呻吟的伤兵,才迈上两步,又一轮箭羽倾泻而下,那些士兵再度倒下,一具具尸体铺成了血肉交织的地毯,层层叠叠自城门口附近到营寨前,这是一条血路,稍嫌泥泞的地上呈现出的不是土地的黑色,全是鲜红的血色。

营寨中,看着袁军士兵迟迟疑疑的在箭羽的浇灌下艰难地向自己的营寨跋涉,刘备痛心的说:“一群才放下锄头不久的农夫,袁术怎忍心驱赶他们上战场?快点,轻骑兵出动,斩杀后方督战大将,若有可能,乘机占领城门”,刘备掩面补充道:“子龙,快去结束这场屠杀。”

赵云转身欲走,鲁肃摆手止住了他:“主公,雨后道路泥泞,骑兵不易出动,不如让寨前再坚持一会儿,等日午地干燥一些,再遣骑兵出击。”

刘备一指骑兵的马蹄,说:“子敬,你忘了我们的骑兵,在出发前都钉上了重钉马蹄铁,这本来是马匹在田间耕作时用的蹄铁,相比于田间,这点泥泞算什么?只要重骑兵不出动,弓骑、突骑完全可以胜任这种环境的搏杀。”

鲁肃点点头,退后一步,站回队列里,赵云见到无事,唿哨一声,引突骑而去。陈到向刘备鞠个躬,一引长枪,带弓骑而去。

刘备营寨里发出天崩地裂的一阵战鼓声,两只将旗急速的窜到两根旗杆的顶部,一只赤色的旗子上绣着一个白马,这是赵云的将旗——赵云感念刘备曾赠送白马于他,在制作家徽时,就以白马为徽。另一杆旗子上绣着一条鲸鱼,陈到初归刘备时,刘备曾购买了一条鲸鱼,这是标志着青州捕鲸产业的诞生,为了纪念自己投奔刘备,陈到特地选取了这一重大事件的主角作家徽。

栅栏前的屠杀还在继续,在督战将领的催促下,袁军迟缓地挪动着步子,前仆后继的向栅栏前突击。

紧接着,两支骑兵突然出现在战场。

赵云所带领的那支骑兵,带着鲜明的个人色彩,一言不发,幽灵般绕过苦战的袁军士兵,直扑寿春城门。慌得城楼上观战的袁术急忙命令发箭阻击,同时紧急关闭城门。赵云见事不可为,翻身自袁军背后杀入阵中。

赵云久经战阵,眼疾手快,抢先绕过敌阵,攻击城门。陈到初阵没有经验,慢了一步,见赵云远走,马上默契的大声喧嚣,绕纪灵阵形奔走,以弓箭攻击,牵制纪灵。等到赵云杀回,陈到呐喊一声,弓骑兵收弓抽出了战刀,斜斜的将纪灵阵形切下一个边角,收拾完那些残兵之后,转身再切一个边角,绕着纪灵阵形快速的转动着。

刘备在营寨中的指挥塔上,观察到这一情景,欣慰的连连点头——怪不得,演绎中说:刘备的雌雄双股剑,一把是赵云,一把是陈到,这双剑合璧威力果然不同凡响。若不是,陈到的后代出了陈寿这样一个无耻文人,估计陈到的名声应该与赵云比肩。

陈寿作三国志时,出于民族文化的习惯讳谈自己的父母,而其他作传的历史学家、文学家包括罗贯中都鄙薄陈寿的为人,干脆把陈到这个人忽略了,由此这个在三国时代响亮一时的名将竟被历史的烟云所掩盖。

赵云杀入敌阵,左冲右挡,当者披靡,不一会儿,找见了左躲右藏的纪灵,随即跃马扬威,一路杀奔而去。

纪灵本打算再躲,但看到来将竟是个不大的青年,随即勇气百倍地冲向赵云。似乎这成了他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一点勇气,交马只一合,赵云刺纪灵于马下。

纪灵一死,袁军的攻击彻底崩溃,众多士兵扭头奔向城门,赵云、陈到也不拦阻,遥遥尾随着他们。城头上,袁术见此情景不敢开城门,迫不得已,众多袁兵在袁术的目视下伏地请降。

是役,袁术兵阵亡四千余人,受伤一万一千余人,投降三万余人,仅少数不愿降也无法回城的士兵逃散。

纪灵私心作祟,他出城时,集合的全是城内精兵,袁术总计二十万大军,多数是强制农夫入伍编练组成,纪灵把城内有过战斗经验的老兵搜罗一空,除了袁术身边一万名伪羽林军外,现在,城内守城的几乎都是些老弱残兵,以及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

在刘备的威胁下,袁术只知道大肆搜罗农夫参军,扩大军队,田间的耕作基本荒废,城内,余粮不多。刘备获得降兵之后,立刻把他们编入队伍,将四门严严堵死,此后,寿春城已成为一座虚弱之极的饥饿之城。

战后,刘备在营中获得陈登传来的信息,陶谦已病逝,徐州群臣共举他为徐州之主。陈登在信中明确表态:讨逆之事事关重大,他绝不敢半途而废,回军接任徐州之主,不破义城誓不还。

陈登的表态,让刘备彻底放心北路战局的进展,轻松的说:“公瑾,这里就交给你,待我回军击破合肥之地后,我们先稳定九江郡南部,再攻取阳泉,彻底平定九江之地,剩下寿春孤城一座,我让袁术好好过足称孤道寡的瘾。”

寿春城交给周瑜这样一个奇袭王,刘备很放心,即使他在城下统领的基本上是袁术降兵,也只有他坑袁术的份,袁术想占他的便宜,休想。

刘备转头叮嘱鲁肃:“等我一走,你立刻带一旅骑兵巡视寿春乡间,招呼我们在六安的官员,在此地建立乡间政权,迁移六安无地百姓,以寿春为中心,开始屯殖。还有,在寿春周围,给那些袁术降兵留下一片土地,告诉他们,打完这一仗后,依据功勋封赏田亩。”

刘备说完,催马引队而去,不一会儿,又折回来,嘱咐鲁肃说:“子敬,这个季节,种粮食赶不上茬了,招呼他们种草,搞养殖业,去庐江以及其他郡搜罗家蓄、家禽。我再给你写一道手谕,让公牛部族、天马部族、白羊部族分送一些牛、马、羊群来这里,告诉各部族,这笔钱我来出。南方本是水草丰美,然而畜牧业不发达,让这些百姓以出售养殖物换粮,如此,这个冬天就容易熬过去了。”

此话一出,即使是一项偏向孙氏政权的周瑜也颇为感动,六安本是周瑜故乡,见到故乡蒸蒸日上,又亲自感受到刘备体恤百姓,周瑜感动得差点落泪,与鲁肃齐声道:“主公放心,寿春城已向一只熟透的桃子,主公什么时候要寿春城,瑜等一定亲自把它摘下,呈献给主公品尝。”

刘备勒住马缰,眺望寿春城,长叹:“持久围城不下,只苦了城中百姓。”

周瑜拱手:“臣有一计,我们营内降卒甚多,可让降卒召唤城头守兵,越城投降。天长日久,袁术兵力不够,必然要寻思投降,如此,可让城内百姓减少苦难。”

刘备点头赞赏:“计策不错,不过称呼不对。公瑾,我不是孙权,我是汉臣,对我不必自称臣下。”

合肥城到寿春、义成的三角地带,恰好是一览无余的冲积平原,本来张勋接到刘备进击寿春的消息后,应该快速进军到寿春城下,侧击刘备,只可惜刘备不败名将的声望吓坏了合肥守军,为了谨慎其间,张勋带走了合肥城所有的守军,就这样,尚在路上探头探脑,全军结成一个乌龟型的圆形阵,缓缓向前推进,一日只走了二十余里,夜色一深,便不敢继续前进,扎下阵脚,等待天亮。

张勋接到袁术求援的消息,恰在纪灵出战时刻,快马驰骋到了合肥,张勋再整兵出城已是第二天。若是他一路急赶,正好能与刘备撞个正着,可他行路迟缓,等他扎营的时候,一骑双马的刘备骑兵已潜至张勋寨边,黑夜里,他们瞪着饿狼般的眼睛,窥视着张勋营寨的虚实。

“据说,人在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最为嗜睡,警觉性也最差”,刘备摇着马鞭对黄忠、典韦、赵云、陈到说:“这个说法不知道是否确实,回头拨些款子,让学院的人研究一下人的睡眠规律,不过,现在,就让我们验证一下,这个时刻是不是最利偷袭的时刻,总攻时间就定在凌晨三点。”

黑暗中,赵云催马凑近刘备,压低了嗓门说:“主公,我们是否等待天亮后再攻打。天亮后,孙翊夺占合肥城的消息就会传到张勋军中,那时,他必定人心惶惶,我军乘势而攻必然大胜。”

刘备轻声的夸奖了一下,解释道:“来不及了,陶谦的死讯传扬开后,与徐州毗邻的诸侯必然有所想法,马鞍山有近卫军团在那儿,孙权自己过不去,但要小心他命令吴地军队从沿海向徐州发起攻击。陈登引军在外,徐州空虚。万一曹操也垂涎徐州富饶,自兖州攻击梁国、沛国,天下格局将要变化。所以,我军必须在九江创造速胜的局面,以此支持陈登迅速回军。”

刘备一挥马鞭,指点着敌军的营寨说:“张勋惊弓之鸟也,深处野外,草木皆兵,未经训练的农夫悍然上阵,最易发生炸营。只要我军,分散开来,多点同时发动突击,黑夜中,敌军不知我军虚实,必然大崩。等张勋天亮后收拾人马,此时,合肥城陷的消息刚好传递到他那里,张勋还会有战意吗?”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众将颔首,悄悄安置士兵轮番休息,当夜,夜色最深的时候,张勋营寨周围,军号齐鸣,九旅骑兵在刘备、黄忠、赵云、典韦、陈到的引领下,从四面八方突入张勋营寨,一边砍杀睡意朦胧的敌军士兵,一边放火呼喊。张勋士兵分不清来了多少兵,只知道敌军骑兵已四面合围,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青州军号声,到处是点燃的营帐,烈焰蒸腾,整个营寨火光四起。张勋兵大恐,自相践踏,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

杀到天亮,乐就、雷薄逃出二十里地,收拢残兵,张勋不见踪影。主将不在,二将正慌恐间,传来了合肥城陷落的消息,两人闻听此讯,像晴天霹雳般感觉到天旋地转,不等二人从呆滞中醒转,刘备追杀的骑兵已轻骑逐至。二将不敢再战,举手投降。

刘备打扫战场,发现了张勋的尸体,黑夜中,不知哪个小兵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却茫然无知,仅仅割下了他的左耳作为证据呈报战功。看着张勋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尸体,刘备无奈的说:“算了,谁立的这个大功查不出来了,咱又不能拿一只只的耳朵去对,黑夜里,要是我砍倒这样一个人,也不会想到这竟是伪成朝的两位大将军之一。”

看着张勋缺了个耳朵的尸体,自赵云以下,黄忠等诸将两眼都喷出火来。论起战功来,这里谁也比不上在草原征杀多年的赵云,昨日,赵云又阵斩袁术首将纪灵,今夜突击,众人都憋足了劲,等待斩敌立功,没想到,张勋却不知被哪个小兵顺手牵羊给砍了。乐就、雷薄投降,这场战斗竟没有一人获得斩杀大将的首功。

遗憾啊,纪灵虽然勇武,但他只是袁术家丁的头目,身份上反而不如大将军张勋与桥蕤,可惜……

“砍下张勋的首级——谁去持其首级招降阳泉守军?”刘备问。

ps:请猛烈的砸十月vip票,谢谢!祝节日快乐!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大吉大利:鲜肉老公好凶猛 三无产品:单亲妈妈逆袭 出走的守护神 官运 天天被读者扎小人的坑神你伤不起! 暖婚撩人,顾少宠妻上瘾 混元开天 星徒 直播算命:我靠玄学成圈内顶流 布衣首辅李丹 阮玉 念君去我时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吞仙陈长安姬凤颜 九叔世界:我,石少坚,雷电法王行走的五花肉片 [剑三]二少游基三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 选择C级英雄,我被全网嘲笑三年 高健 我的吉他女孩 安以甜陆北宸 农家仙泉 观山太保 我在天庭建个群 随古 全职法师 超级鉴定术 我在玄幻当钉子户的那些年 梦回香江做大亨 军少妻约:小甜妻,超宠的 魔疫 九天魔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