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四十九节

刘备与众臣相视而笑,沮绶以手加额,连呼:“天意,天意!”

鲁肃奇怪的问道:“各位听到这消息似乎都很高兴,你们知道叛乱者是谁吗?”

沮绶、刘备微笑不语,田畴见二人神情豁然明白:“袁术?是那个夺占孙坚玉玺的袁术?”

沮绶抚掌大笑,刘备边笑边忧心,沮绶、田丰退职后,军师(武相)中缺少了具备全局观念的人,田畴处事精细,可是他的性格决定了只能是个管家婆,统筹安排的能力不足,作为右军师远远不称职。

可是,官员任职期限制却又是中央政权抑制地方官员培植势力的必要手段,沮绶、田丰的退职将开创吏治的新时代,暂时的不方便,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田畴没有觉察到刘备神态有异,在鲁肃的惊愕中,他跳起身来,急问道:“他现在在什么位置?我记得去年年底豫州大荒,他在向淮南运动,现在到了什么位置?”

徐庶微笑着回答:“正巧,今年开春,他进入了扬州九江郡,刚好夹在庐江郡与徐州之间。陶谦身体不行了,几年来没有大动作,孙策当时正在攻击会稽太守王朗。袁术窜入九江,主城设置在寿春,那里刚好是两不管的地带,袁术因此得以存身。”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刘备得意的偷笑着:“寿春,他呆在寿春正合我意,子泰(田畴),抓紧制定计划。我建议此战全部动用骑兵,全部用游骑兵和弓骑兵。

江南炎热,北方的战马不一定适应,将士们披甲作战也容易中暑,我建议战斗单位最大为旅团,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我需要三个旅团的弓骑兵和三个旅团的游骑兵(格斗骑兵),再加上两个旅团的辎重运输骑兵,还需要一个旅团的匠师营负责维护、修理战具。

这样,全部的战力加起来是九个旅团,再补上一个旅团的童子军,凑成两个师团的人数。再加上一个师团的水军,这样的兵力足够了。”

田畴掐着指头计算了一下,建议:“还需调一个主力军团去连云港,以便震慑别有用心者。不,连云港不行,还要向南,最好在长江口建一城堡,驻扎一个军团。可以顺道保护我们的退路……有了,退伍兵会社在那里有一个船坞,就以保护船坞的名义调近卫师团进去。”

田畴与徐庶交头接耳的商议着,随后他们又招过周瑜,在地图上指点着、比划着。

后世有一条著名的企业管理理论:“巴西鱼效应”(国内常误译为:鲶鱼效应)。此理论讲的是:一个老人以打鱼为生,每次出海回来都会将新打的鱼运到集市上贩卖。老人打得是一种沙丁鱼,一种极易在运输途中死去的鱼。

其他渔民每将此鱼运到集市时,鱼多数已经死掉,而死鱼是无法卖个好价钱的。然而,老人每每运到集市的鱼,却都十分鲜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很多年后才有细心人发现,老人用于运输鱼的鱼箱中除了沙丁鱼以外,还有一种专食沙丁鱼的天敌——凶恶的巴西鱼。

原来老人每次运输沙丁鱼时,为了使鱼箱众多的沙丁鱼不致缺氧死去,便在鱼箱中放入一条巴西鲳鱼,沙丁鱼看到天敌的到来便迅速逃窜,很多鱼的逃窜使箱中的水不断地搅动,增加了水中的含氧量,同时也增加了沙丁鱼的求生欲望。因此,鱼运到集市时自然还在活蹦乱跳。

刘备希望自己就是那巴西鱼,保持着强大的武力,威胁着毗邻的诸侯不得不保持活力,通过变革求生存。孙权的意图脱离没有让刘备愤怒,他愤怒的是,没有青州官在扬州维持地方政权,源源不断的输送交易物资给孙策,孙氏家族哪会打下那片土地。而孙权竟然有功不赏,以图驱逐青州官,把扬州的政治局面倒退豪强把持下的奴隶社会。这让刘备不可容忍,必须教训一下孙权。

所谓奴隶,就是没有生存权力、没有财产支配权、没有人生自由的人。奴隶社会是在演化的,对于人生自由来说,最早的奴隶是在监工的皮鞭下工作,接守监工的监管。后来,奴隶主发现这样的工作效率太低,于是就恢复了奴隶的部分自由,改为“出生地监禁”。

出生地监禁,就是设立一种制度——户籍制,让奴隶在出生地可以自由活动,迈出出生地就必须向地方官员申请,而地方官员一般不批准这种要求。对于私下里迈出出生地的人,早期的奴隶社会是采用逃奴追杀的方法。随着奴隶制的演变,最后变成“收容所制度”,通过收容所来惩罚离开出生地的奴隶。

至于财产支配权,最早奴隶所获全归奴隶主,后来,奴隶主留下了仅够奴隶生存的生活物资,但奴隶没有权力拥有财产,任何时候,皇帝或者皇帝委任的官员都可以冲进奴隶的家中,把奴隶的所有财产掠夺一空,把奴隶的妻女占为己有,或者,把奴隶最大的财产——房屋强行拆除或者占有。

刘备可以容忍南方孙氏存在自己的统治权,但据不容许南方政局不进反退,进军南方,就是体现自己的武力威胁,像巴西鱼进入南方水域,逼迫慵懒的鱼群活动起来。不管采用何种政治体制,一定得比豪族把持下的奴隶制更好的体制才行。

乘此机会,刘备接过皇帝的诏书,细细阅读起来。稍后,刘备突然将诏书摔在桌上,巨大的声响震惊了大家。

“诏书上没加盖丞相印信,马上驳回诏书,补上印绶后,在传递回来。”刘备厉声说道。

众人瞠目结舌,沮绶一声轻笑竭力化解着尴尬的气氛:“丞相负责制,这种征讨诏书原本该经过丞相之手。”

说着,沮绶从桌上拾起诏书,翻看着,草草看毕。沮绶觉悟了:“信后,皇上要求青州敬献贡品,车马、衣物、绫罗绸缎等索求太多,一定是曹操看后不愿盖章,想要置身事外。”

刘备面沉似水,一拍桌案说道:“要我们出兵打仗,我还没问他要军费呢,他竟敢问我来要东西。对了,升平(高堂隆)呢,刚才是军议,你可以沉默,现在是文事了,你必须发表意见,你说吧。”

堂中的阴影里,高堂隆和尹东正打着盹,听到刘备的话,茫然的问:“什么?”

沮绶递过诏书,解释着,高堂隆考虑片刻回答:“百姓既已纳税,这些贡品是否敬献,纯属自愿,圣上索要不好拒绝,可以计算好价格,从今年税负中扣除。”

刘备面容沉肃:“兵者,国事也,贡物,私欲也,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我们的税负是交给国家的,不是交给个人的。军费从税收中扣除,合理合法。皇帝要的东西嘛,既然已经拨付给他内币了,让他自己掏钱来买,钱款到位,我给他开招标会采购,没有钱,免谈。我不可能为他个人的私欲从国税中扣钱,这国税是养活官员、维持官府运行的,不是给他个人缴纳的私房钱。把这诏书驳回去,就这样回答。”

高堂隆站起身来,整了整衣冠,严肃的说:“主公,休的出此无父无君之言,臣不愿与闻。天子向臣下所要贡品,自古以来皆如是,我等自税负中扣除贡赋的款项,已经是逾越了,再要求天子为此付款,恐怕天下士人难以理解,主公岂不要背负天下骂名吗?”

高堂隆在话里暗示用扣除赋税的方法,让丞相府出面,限制皇上的花费,骂名由曹操承担,而刘备的打算,则直接与帝权冲突,让皇帝尊严尽失,而曹操则袖手旁观,甚至可能乘机煽动天下士人的舆论趋向。

不过,刘备的打算是最终确立“国家”概念,让皇帝的帝权与国家的权力分离,让百姓本着契约精神对待官府,对待自己缴纳税收养活的政权,所以,必须把皇帝从国家权力体系中剥离。

刘备必须坚持这点。

“那么,我退让一步,皇帝索要的贡品,我给,但是,这笔钱不从税赋上出,我可以以个人名义为皇帝掏腰包支付这个帐单,这样,既满足了皇帝的面子,也维护了青州的法律,如何?”刘备摆出各自推让一步的态度,寻求妥协。

高堂隆一时迷糊,顺口答:“主公愿意为皇室付费,体现了尊王之心,隆没有异议。”

高堂隆没想到,刘备此后将这次皇帝索贡行为大肆宣扬,并四处来赞助,要求青州商人与他共同支付这笔款项,让皇帝更加失面子,历史学家讲道这段的时候,常常说:在刘备之前,皇帝是强盗;在刘备之后,皇帝是乞丐——他索要供品的举动,逼迫青州商人施舍,活活把自己当作乞丐。

当时,刘备曾询问过高堂隆,是否以‘皇室专用’称号授权给商人,会让商人踊跃掏钱,高堂隆面无表情的否决了刘备的妄想。

“主公去年底在洛阳,出售‘皇室专用’授权后,糜夫人也在青州搞了个‘刘青州专用’授权,糜夫人掌管主公产业的运作,臣等不敢干涉,然而主公好美酒、美食、美器、骏马、宝岛之名天下共知,结果‘皇室专用’,反而不如‘刘青州专用’名声响亮,去年购买‘皇室专用’称号的商人已经在大声抱怨,主公若想再度售卖‘皇室专用’称号,估计不但不会有一分收获,反而会有许多商人前来索赔。”

高堂隆当时说这话时,一幅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在告诉刘备目前的情形不由得你不掏钱,这次你一定让你大出血。

然而……

众人闲话说尽,刘备招呼厨子呈上美食,与诸臣们彻夜畅饮。

汉代,酒酣耳热时,高官显贵们喜欢用舞蹈表达自己的心情,这种舞蹈类似于日本现在的“能舞”,“能舞”就是脱胎于汉代的舞蹈,跳这种舞需要一边高歌、吟诗,一边手舞足蹈,是夜,刘备放浪形骸,众官也明白刘备的心思,尽力凑趣,直至夜深,官员们方尽兴告辞。

刘备意犹未尽,怀抱着一个硕大的金杯,满盛着美酒,踉踉跄跄地走到后院,醉咧咧的高喊:“父神啊,你将欢喜注满了我,一如着酒杯中注满了美酒,感谢你的恩赐,我今天很快乐……”

刘备歪歪斜斜的找地方躺下,黑影里,一个女子愤恨的讥笑道:“君子喜怒不形于色,瞧你,一点屁事吼得满城皆知,身为城主,半夜扰民,你忘了还有律法吗?”

刘备寻了一块平坦的草地,毫不顾忌的横躺在地,将硕大的金杯搁在胸口,抬头仰望着满天的星斗,喷出满嘴的酒气。

“噗——,好酒。”刘备打着响亮的酒嗝,喃喃自语道:“圣人也是人,城主也是人,我只是一个平凡人,有喜有乐有苦有悲的平凡人。广饶百姓受我十余年恩惠,难道不容我发一日酒风?”

阴影里,糜夫人缓步走出,诘问道:“你要赶我走吗?我可告诉你,我怀孕了,我要迈出刘家的门,那可是一尸两命,我死不要紧,你可要失去一个骨肉了。”

刘备醉眼朦胧,问:“你我生活多年,相敬如宾,我刘备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就算是没有孩子,我俩情义尚在,我怎会赶你出府呢?”

糜夫人常常松了一口气,又不放心的追问:“青州士人都在传说,你曾对皇帝说:大丈夫一妻一妾足矣,如今嫣儿小姐进府,你打算如何安置她?我不走,难道她走吗?”

刘备努力睁开惺忪的双眼,断断续续地说:“这个……没想好……明日醒来,再跟我说。”

朦胧中,只听糜夫人劝解道:“春日,草地上露水甚重,还是回房休息吧。”

刘备费力地挥了挥手,沉沉睡去。

ps:请投vip票支持商业三国,谢谢!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妾本贤良 嘿,妖道 凡人漫漫修仙路梁诚 逍遥姑爷 诸天降临:开局点评十大武侠神话 捡到偏执指挥官后全能大佬飒爆了 重生:一首神曲,从此娱乐圈顶流 阴棺娘子 将心权谋 尘世诡言 尸道天下 娇妻100分:大叔,轻点撩 全宗门都重生了 武道真意 神格猎人 我的修真空间 两界搬运工 火影之卡皇 《沐风的惊魂宇宙》 新之年旧闻 快穿:宿主!放下那只男主! 仙帝大道 立地蛮太岁 吸血姬的堕落 九世盘龙 前程似锦 韩娱之另类大明星 致终将被颠覆的年华 遮天之黑暗世界 都市绝品少帅 异界邪帝之血染天下 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