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三十二节

当日中午,小败之后的高顺引领败兵退入函谷关,解救回来百余名公卿大臣,这些人与皇帝见面后抱头痛哭。

与此同时,关墙内一片愁云惨淡,西凉兵前锋追击到关下,随即后撤十余里扎下营寨。李、郭、张三方联军已达十五万,集结在函谷关前的大平原上,形势异常危机。

卢植焦灼不安的在关墙上来回踱步,六神无主的对公孙瓒说:“伯圭,你看我们是否需要向雷骑狼、骑借些马匹,先行掩护皇帝撤退?这关内只有六百守卒加上两个连的斧头兵(公牛部族兵),雷骑、狼骑都是骑兵,骑兵怎能用来守城?以千余士兵守这函谷关,万一今晚刘备不到,我们岂不要落入西凉兵手中?”

公孙瓒嘴角中浮出一抹微笑,安慰地说:“老师太紧张了,我与刘备相处多年,他的脾气我最了解,今晚他一定会来。”

卢植一咬牙,说:“不行,以一千人守这城墙能坚持多久难以预料,我不能让圣上置于险地。伯圭,你去要五百士兵,我们先走一步。”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公孙瓒摇摇头:“老师,说起打仗来,我虽然不服气,但是实话说,你我不如玄德多矣。你难道没发现,雷骑号称天下第一冲阵骑兵,他们败退回关时,个个神态轻松,似乎都没有把这当作一场败仗。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一个怪现象,以重盔重甲著称的雷骑兵,此次出兵竟未着重铠,为什么?”

卢植犹豫了一下,答:“也许,他们是为救援而去,不着重铠是为了轻便灵活。”

公孙瓒一拍大腿:“着啊,轻便灵活才是目的,这些人轻便灵活的打了个败仗。”

卢植多少明白了,结结巴巴的说:“可,可是……”

公孙瓒一跺脚,说道:“老师啊,我们才一见这函谷关墙,都被那花花绿绿的滑稽样吸引住了,我们尚且如此,西凉兵也一定会上刘备得当,谁都不会注意这道关墙是个逾制的关墙。”

按大汉律,京师城墙的高度为三丈三(约七米),各地诸王的城墙减半,四大雄关(潼关、函谷关、箕关、虎牢关)的高度规定为一丈八,但勤快的周仓值守函谷关三年,关墙的高度被他增加到12出云尺(12米),初一见函谷关,众人的注意力都被他花花绿绿的外表迷惑和吸引,反而忽略了关墙的高度。

在这种高度下,任何一架云梯都搭不到城头,关墙的士兵虽少,大可以吹着口哨,向攀墙的士兵扔石子,只要粮草充足,箭矢足够,这千余士兵别说守一天,守个10天半个月完全没问题。

卢植四下观察着,捉摸了一会儿,一言不发,举步向关墙下走去,公孙瓒偷笑一声,亦步亦趋的尾随着。

卢植安详的表情让担惊受怕数日的君臣心内大定,奔波了漫长的道路,皇帝与众大臣好不容易有个温暖的被窝,当夜,均鼾声如雷,沉沉入睡。

朦胧中,天子与诸臣隐隐约约听见卢植的咆哮,断断续续地飘入他们耳朵:“天地君亲师,汝既知敬师,为何不知道尊君?”

隐隐的似乎有一个声音辩解了几句,语音含糊,微不可闻,随即卢植那如雷的咆哮再度响起:“强辩,强辩,你的手下,若不是你教导不严,怎会出现如此不尊君父的举动?”

众人勉强听到这,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睡意再度涌上,外面争吵依旧,可是那声音离大家越来越远。

清晨,皇帝与诸大臣一觉醒来,函谷关已大大变样,这座要塞里,到处是人喊马嘶,满满当当的聚集着无数士兵,河面上船只往来不断,援兵仍源源不断地涌来,后来的士兵住不进关内,便在函谷关外东侧的空地上扎下营帐,无数青色的帐篷像夜里突然冒出的蘑菇一样,开遍了田野。

可惜,寒风仍然凌冽。

大臣们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朝觐圣上,突然来了这么多士兵,他们的早饭由谁安排仍需卢植招呼,而卢植就住在皇帝侧房,朝觐皇帝就是看卢植,看卢植就是看他们的早饭。大臣们饿着肚子,眼巴巴地向皇帝住处赶来。

卢植的屋门口跪着一个年轻的将领,说是“跪”着,也不确切,严格的说那将领只是保持跪坐的姿势,他的膝下垫着厚厚的各色各样的军毯,身上还披着一件淡蓝色的,说不出什么皮料制成的羽绒披风,披风面上拓印着一个憨态可掬的傻熊。那青年脸上的表情就像那只傻熊一样笑眯眯的、傻乎乎的,充满好奇的扫视着诸大臣,手上还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茶盅,那把玩的神态明白的告诉大家,这杯茶不是用来饮的,只是用来暖手。

那青年将领身后尚立着一个红脸大汉和一个满脸虬髯的猛男,身侧几个伙夫模样的人正在一辆行军车上忙碌着。行军车的侧厢壁已经卸下,厢板变成一张桌子支在车前,车内炉火正旺,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众大臣都是皇帝到长安之后新晋的,老臣中杨彪属于文人与武士集团接触不多,看着这青年的模样似乎与传说中的刘玄德相似,可无人引见不好搭讪,只好嗅着车内传出的饭香,不停的咽口水,正郁闷间,一名伙夫托着几杯热茶一溜小跑走近那跪坐着的将领身边,替他更换手中的水杯。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刘玄德,你好自在”,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皇甫嵩自大家身后走来,这位老臣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付皮甲穿在身上,摇晃着皓首,毫不客气地上前自刘备手中夺过茶盅,一饮而尽,随即连声赞赏:“好茶!人说刘玄德食不厌精,果然不错。如此好茶捧在手里只为暖手,太浪费了。”

刘备苦笑着,冲伙夫摆摆手,伙夫急忙递上茶盘,皇甫嵩连饮数杯,方才罢手:“好了,去给老父找几个凳子来,我已经闻到菜香了,好酒好菜给老父尽数端上来。”

说完,皇甫嵩大步流星的走到行军车前,探头向锅内张望:“啊,是肉汤,快给老父盛一碗。”

伙夫眼望着刘备,手脚没有挪动的意思,刘备无奈的摆摆手,皇甫嵩眼前闪电般出现一碗热气腾腾的肉糜汤,连饮数碗后,意犹未尽的放下碗来,心满意足地抚摸着圆鼓鼓的肚皮道:“好味道!各位大臣也来喝几碗。刘玄德可是个大财主,凭咱这点人尚吃不穷他。”

在一旁拼命咽着唾沫,望眼欲穿的诸大臣,一哄而上,争抢起来,车内伙夫鄙夷的一皱眉头,用饭勺敲击着锅边,低声喝道:“排好队!一个个来。”

皇甫嵩哈哈一笑,化解着众大臣的尴尬:“众位,可听说过细柳营的故事吗?此乃军营,按军律行事吧。”

细柳营说的是西汉文帝时,太尉周勃驻军细柳,皇帝车架夜间抵达准备巡视军营,周勃闭门不纳,要求皇帝第二天天亮后按军中规矩入营检阅,皇帝不仅不怪罪,反而夸奖周勃治军严谨。

乘着众大臣依次就食之际,皇甫嵩端了碗肉汤,躲到刘备身边,围着刘备转了几个圈,啜了一口肉汤,问道:“老师又罚你跪啊?”不等刘备回答,皇甫嵩又问:“好肉汤,都说你讲究吃,这什么肉做的?”

刘备不开口,用手指指嘴,又用手指指卢植的房门,皇甫嵩明白:“哦,不仅罚跪,还禁言?”晃了晃脑袋,皇甫嵩说:“这不好,怎么样也得让你说话啊,争辩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让人说话,就过分了。”

皇甫嵩抬步向卢植屋门走去,刘备探手拽住皇甫嵩衣角死命摇头,正僵持间,屋门突然打开,卢植举步走出。

见到众大臣尚未注意到这里的变化,卢植疾步走到皇甫嵩身边,低声道:“不要劝,我是怕他不知轻重,言语冒犯了圣上,才对他禁言的。”

皇甫嵩了然的点头,闪身避开,卢植迈了两步,看了看关内晃动的士兵身影,问:“军情如何?”

皇甫嵩答:“来了不少兵马,不知道都是哪里的,今早我登城看了一下,关外西凉兵没有动静。”

卢植眼角瞟向刘备,正想开口询问军情,却见刘备正手忙脚乱的脱下披风,递给身后的关羽、张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刘玄德,你好自在。”

刘备顿时叫起屈来:“老师啊,数九寒天的,您让我跪在地上,万一寒气入骨,我会得上风湿病、老寒腿……总之是让人腿脚不灵便的病。

老师教导我要心怀百姓,每年我要靠这两条腿走进多少百姓家中,嘘寒问暖,万一我的腿脚不灵便了,我怎么做到老师所期望的呢?”

卢植又好气又好笑,这刘备又犯病了,在他的属地,他倒是显得庄重沉稳,一到朝廷上,就开始半痴不癫,装疯卖傻。他心中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继续跪着”,卢植板着脸说。

“老师,给点面子吧。”,刘备哀求道:“我都跪了一夜了。现在天已大亮,诸军昨夜才至,我必须尽快整军备战。军事面前,老师,留点情吧。”

皇甫嵩凑上脸来,才要开口,卢植急忙点头:“好吧,你起来吧。”

刘备嗖地窜了起来,一眨眼,卢植的话尾音荡荡,竟追不上刘备奔逃的速度:“军情如何?我跟你说话呢,别走……”

关羽、张飞慌慌张张地拱手欲逃,张飞反应稍微迟钝,被卢植逮到,一回首,关羽已不见影子。

“军情如何?”卢植追问。

“这个,老爷子,打仗的事还是交给我们吧,你别问了?”张飞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援军都有哪些?”卢植不依不饶。

“这个,我大哥已派人送信给荆州刘表,徐州陶谦、扬州孙策、益州刘焉,邀请他们共同勤王,如今,兖州牧曹孟德来了一个半军团,徐州牧陶谦的一个军团正在往这里赶,扬州牧孙策还没回信,益州牧刘焉嘛,估计信使尚未入川。

青州兵马嘛,后半夜,近卫军团已到齐了。冀州狂风军团已入洛阳、并州赵子龙的游骑兵旅已入河内郡、朔方郡西河徐庶军团到达安邑。加上关内的出云狼骑、雷骑军团各一个师,大哥说,军力足够了。等到水军与公牛师团截断西凉兵后路,我们就动手。”

此前,刘备是想与西凉兵维持个不胜不败的局面,一直保持着与西凉兵的接触,吸引他们到函谷关下,再依托关墙和他们进行决战。由于前线战士放不开手脚,又需要以假败诱使敌军前来,所以才有雷骑、狼骑的“小败”。现在罗网已布好,就怕西凉兵不敢深入,脱钩而去窜回长安,这番布置反而白费了。

“昨日,巡河船队灯火齐明,绕过凉州兵营寨,虽然只有寥寥八艘战船,怕就怕凉州兵警觉,缩回长安,再要诱他们出来,难!”,军营内逃脱的刘备愁眉苦脸的盘算着:“但愿徐庶现在已赶到黄河边,在今晚之前顺利渡河,这样不管凉州兵是否发觉,他们的后路已被我切断,出路只剩两条:一条是奋力攻打函谷关,另一条是回击徐庶的军队。”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刘备豁然站起,命令道:“决战就在明天开始,各部务必在今天做好准备,巡河船队那两艘军舰立即起锚,到上游寻找徐庶军,命令他们必须于今日渡河,然后大造声势,向函谷关运动,沿途扫清一切抵抗者。”

作为刘备临时指挥部的小屋内,人员川流不息,各部尉官参谋纷纷在领取命令后奔回自己的部队。关羽、张飞、高顺、太史慈加上刘备的近侍典韦坐在刘备身旁大气不敢出。

不一会儿,萧飞兴冲冲的跑了进来,报告道:“圣上已用膳完毕,正在接受公卿大臣的朝见。主公,兖州牧曹孟德已到关内,在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李典、许褚、董昭、荀攸等的陪同下,正在觐见圣上。主公,圣上正在大赏群臣,诏命已下,封赏主公为:散骑常侍使持节特进侍中都督南徐兖青冀幽并六州诸军事镇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青州牧广饶侯出云国公。卢老爷子叫主公快去谢恩。”

刘备苦笑了一下,敌情未去,惊魂未定,圣上不巡视军营,安抚将士,却在大赏救驾之臣,历史上这部闹剧上演到此时,由于封官过多,皇帝的行李全部丢弃,竟无法给官员们授予印玺,只好以锥刻石,权作印绶,荒唐之极。

授予刘备的官职多数是些虚衔,例如“侍中”、“散骑常侍”就是加号,加之者得以佩貂珥蝉(简称貂蝉,是一种配饰,也是一个宫内女官名),神气异常。“特进”也是加衔,由此朝会时班次就可以进至三公之下了。加“开府仪同三司”则可开设府署、辟召掾属,享受和三公同等的礼仪。“使持节”就是出行时可以使用特殊的仪仗。只有“都督南徐兖青冀幽并六州诸军事”这一官职让刘备多少有点欣慰,可是在目前军阀割据的局面下,这官职要落到实处,也得别人承认才行。但有了这个名衔,刘备自然可以在这六州之内想打哪个打哪个。

“曹操任命了什么官职?”刘备不经意的问。

“假节钺录尚书事使持节侍中都督兖豫荆扬四州诸军事司隶校尉持金吾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事兖州牧费亭侯,此外,卢公植被封为大司马,兼安国将军,假节钺。皇甫嵩升为司空,杨彪封侯(已是太尉无法再升,封侯爵最高级县侯),杨奉为车骑将军,董承为大将军,尚书冯硕、侍中壶崇、仪郎侯祈、辅国将军伏完、侍中丁冲种辑、尚书仆射钟繇、尚书郭溥、御史中丞董芬、彭城相刘艾、左冯翊韩斌、东郡太守杨众、议郎罗邵伏德赵蕤并封列侯。”

“真成了菜市场,侯爵多得用簸箕铲,想我出云属国,封一个子爵何其难也。”刘备摇头晃脑嘲笑道。众将附和着、陪笑着。

在座的众将中只有高顺打遍辽西、青州、冀州,因战功卓著,获得伯爵爵位,这也是武将当中最高的爵位。关羽、张飞只不过是个小男爵,太史慈为三等子爵。典韦、周仓只是个不入流的勋爵。

按照青州军律,功勋实行积分制,军中服役一年得一分,海外服役一年获两分,参加一场战斗得五分,受伤一次或立功一次再加五分,获得一次优异服务勋章再加五分,斩首或俘虏一人也是五分,积满一百分获得功民身份,三百分以上开始授爵……由于有着严格的数字度量法,作弊很难——需要伪造一整套的服役、立功、授勋记录,参与人极广,涉及层面之多超乎想象。

所以,在青州领地内获得一个爵位,那绝对是由于赫赫战功。也正因为如此,青州的爵爷格外受人尊敬,上下尊卑关系极为明晰。他们的爵位绝对都是通过严格的军功数字统计获得,与家世无关,与财产无关、与上级官员的偏爱无关。关羽、张飞虽爵位低于高顺、太史慈,但数据面前也只能心服口服。两人唯有不断的要求参战,以图积累积分超越他人。

刘备这次带近卫军团来,本来没关羽、张飞什么事,可是张飞用拳头迫使管亥让出近卫军的指挥权,两人厚着脸皮赖在近卫右师,非要刘备带他们随行,来获取参战机会。这就是目前这种关羽、张飞两员大将却在指挥一个师级单位的奇怪局面。

对于凡事都要求设立度量标准的刘备来说,皇帝此次的无差别分封,实在令他齿冷。关于张飞感同身受,当然起劲附和。

“好吧,老爷子打了招呼,不快点去,他又会想花招折腾我。不过,朝上那么多大臣、列侯,咱不能这样孤零零的去,孤零零地站在朝堂,叫上所有校官,全给我顶盔贯甲,一起去。”刘备招呼着众人。

ps:是阿奇霉素,刺激血管,很疼啊。还禁止吸烟、喝酒、吃辣椒,苦啊,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幸好还有你们的支持,多多投vip票,这也剩下的唯一乐趣。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逍遥假太监,开局帮太子入洞房!楚轩冷雨 快穿之boss请放过我 综漫:纯情魅魔夜袭,我反客为主 海贼:戴维琼斯是恐怖幽灵号船长 聊天群的女奥特曼 乱世乞丐女 最强炊事兵 大明公务员 回到大宋闯天下 LCK之职业女选手 刘纬马云禄张琪瑛 盖世圣医 林辰朱天 洛丹伦的黎明 异界玩家 斗罗大陆之医神绝世 武矣定传奇 穿越变成老爷爷 末日之我的漫威基地 离婚后,我战神身份曝光了 羽坛——王者之路 绯梦之森 不世奇才 一条抖店买家秀,让全网泪奔 楚离郑吒 全职法师之战令系统 超神相师 EXO空想愿望 傅少,宠妻成瘾! 快穿之我在年代文里抱大腿 无极剑仙 仙武世界大反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