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走向统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二十六节

虎贲、羽林受到鼓舞,焕发了决死一战的雄心,奋力向前厮杀。

兵临险地,前后堵截,后有追兵,这种局面也迫使公卿大臣疯狂,没有兵器,他们挥舞着车辕、马鞭、竹简、砚台,以及一切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用自己文弱的声音呐喊着,奋不顾身地簇拥着帝辇前行,前行,冲出涧口就有了生的希望。

张济军不同于李傕、郭汜军,军中尚有不少中原子弟,历来受的教育是君臣父子,公卿大臣推着帝辇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击,帝辇所到之处,士兵皆回避已对,任张济怎么吆喝,士兵也不肯面对面向皇帝举起刀枪,旋即,帝辇已冲出弘农东涧口。张济军随后合拢包围口,未及冲出的公卿大臣赴难者不计其数,涧内遗弃的妇女、辎重、御物、符策、典籍,遍地狼藉。哭嚎声、惨叫声、呻吟声、咒骂声、哀求声响彻云霄。

张济士兵随即入涧屠杀抢掠,队形散开,士兵乱成一团。恰好董奉冲出李傕、郭汜的包围,挥军向涧口突击,张济军不暇拦阻,董奉不敢恋战,双方一触即分,董军突围而去。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是夜,皇帝露宿曹阳亭,李傕、郭汜、张济忙着在弘农东涧分赃,帝心惶惶,公卿大臣戚戚然,寒风呼啸,当晚冻死、饿死的公卿大臣不计其数,虎贲、羽林士兵皆带伤卧在泥雪地上,举目望去,一片凄凉。

杨奉、董承集齐众将,商议军情。没有军帐,众将只好席地而坐,在寒风中哆嗦。

气氛格外压抑,众人都沉默不语,半晌,杨奉开口:“此地已近河东郡,河东正是白波军活动的地盘,军帅李乐、韩暹、胡才本来都是我的同僚,旧情还在。我看,由我派部曲勇将徐晃先行与白波军接触,请他们派军救援,如何?”

杨奉出身白波军,不通朝廷规矩,董承苦笑道:“白波军在朝廷眼里仍是盗匪,杨将军,征召白波军还需朝廷首肯。”

杨奉豁然坐起,道:“还等什么?此刻我们兵穷势危,白波军肯看在我的面子上来援,已是千好万好,朝廷还有何资格计较,董兄,我们现在就去找皇上说说。”

杨奉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董承去找皇帝下诏书。董奉一路苦笑着,随他来到曹阳亭。

此时此刻,皇帝的待遇仅比其他人稍好点,他住在四面漏风的曹阳亭上,因饥寒交迫无法入眠,身边,皇后与宋贵人冻得浑身瑟瑟发抖,抱成一团用体温相互温暖着对方。皇甫嵩与杨彪尚陪伴在旁,虽冻得面色发青,却竭力维持着君前礼仪。

杨奉说明来意,皇甫嵩眼前一亮,不等皇帝回答,抢先叩首到:“陛下,臣有本奏。”

皇帝尾音颤颤地答:“许!”

皇甫嵩叩首在地,奏道:“陛下,此刻国势危急,臣以为,我等不该顾及太多,白波军若肯前来护驾,臣以为,朝廷就该赦免其叛乱之罪,因功而赏。此外,李傕、郭汜、张济等贼据此地不远,旦夕可止。臣以为,我等可以隐秘召请白波军之事,派人去假意与李傕、郭汜、张济等贼讲和,等白波军到,可自后攻击三贼,破解三贼围困。”

杨奉击节赞赏:“好计!”

皇帝未许可,臣子私自发言,这是严重的君前失仪。董承惊出一身冷汗,杨奉却漫不为意。

用人之际,皇帝不敢计较,点头默许皇甫嵩的计策。皇甫嵩再奏:“陛下,臣以为,徐晃说动白波军后,可暂不返回,径自前往洛阳诏请卢植护驾。卢公身边有个侍卫萧飞,是青州牧刘玄德所遣,专为保护卢公而来,臣在洛阳曾见过一面。此人精明强干,臣请求,徐晃将军见过卢公后,再将帝势危难告知萧飞,但不做特别请求——其余的事嘛,萧飞会为我们办到。”

皇帝哆嗦地伸出两根指头,皇甫嵩点头道:“是的,需要两份诏书:一份赦免白波,诏请他们救驾;一份诏请卢植。”

杨奉等人辞别皇帝,皇甫嵩送出亭外,低声叮嘱:“杨将军,帝座前说话,可要小心,此刻危难之际,尚无人攻顸,一旦安定下来,将军今日行为,足以判大不敬之罪。”

杨奉不在意地摇摇头,问道:“皇甫公,有传闻刘备与卢植闹不愉快,卢公三年未回青州,万一卢公身边没有了萧飞,该如何是好。”

皇甫嵩淡然一笑:“没有萧飞,肯定有王飞、赵飞、李飞。洛阳离散,卢公家财尽失,没有刘玄德,卢公这几年吃什么?喝什么?他养的起侍卫嘛?他两师徒闹别扭,外人搞不清楚,你尽管派人去,卢公身边一定有刘玄德的人。”

五日后,白波帅李乐、韩暹、胡才率其众数千骑来,与董承、杨奉夹击李傕等人,大破之。皇帝乘舆乃得东进。董承、李乐护卫车驾,胡才、杨奉、韩暹为后拒。

同日,徐晃一路急赶进抵洛阳,经过函谷关时,函谷守将周仓将情况急报青州刘备。当时,刘备正在府内收看濮阳高顺的请罪折。

“因一琴曲而让出濮阳,我师兄竟也做了件雅事,看来,昭姬(蔡文姬)的魅力不可抵挡呀。”刘备取笑着,将请罪折遍示在座的三大军师。

众人陪着刘备讪笑着。刘备嘿嘿一笑,答复说:“也好,本来进入濮阳就是你们私下里搞得小动作,这件事这样收场,也算是一段佳话。师兄所为,正合我意。”

田畴凑趣道:“杜夔的琴艺如此高超,一曲退敌,不知他和我们的青州才女比,孰上孰下?这样让顽石也点头的琴曲,我也想听听,主公,是不是去信邀请杜夔来青州,让蔡小姐和他比比看。”

“也好。”,刘备首肯:“琴曲传授全靠口口相传,每人所奏各不相同。你去信问问杜夔,有没有一种方法,或者一种标准,对高低不同的音阶进行度量,然后设定出一套记载琴谱的规范,让琴曲的记载更加方便,使优美的琴曲更加广为流传。你告诉他,我愿资助这项研究,他若有意,请他来青州与蔡小姐共同探讨。”

如此诱惑,看他不动心?此事过后,杜夔在琴艺上的声望达到了顶点。而同时,《广陵散》的命运也开始改变。本来,历代儒学家皆认为此曲描写了以臣弑君之事,不具有中正平和之声,因而谩骂、禁止,以至烧毁乐谱。然而,此事过后,《广陵散》被披上了一层正义的色彩,这种带有激越杀伐之声的乐曲也因此广为流行。而杜夔与蔡昭姬制定音律之后,这首琴曲更加如日中天。

刘备对《广陵散》不置可否,后世的宣传认为,聂政不顾即成法律的判决,不质疑法律制定的公正与否,不理会这判决背后的韩王意志,也不管判决其父时韩愧是否在位,执着地刺杀了与其父因罪而死毫不相干的“国家总理”,显示了他“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复仇意志”。而这首曲子“同时也是歌颂英雄,赞美忠孝节义的曲子,符合着中华的传统道德规范。”

刘备认为,音乐就是音乐,别让它承载太多的政治任务,肩负起民族兴旺的义务,也别让它见义勇为,抓捕盗匪、反贪倡廉等等。音乐,感人心扉就行,休息消遣的东西,能让人片刻沉醉,足够了。刘备不在意《广陵散》背后所谓的政治意义,但由于其包含的政治意义违背了刘备的法治精神。所以,他邀请杜夔不提及《广陵散》,反而绕了个大圈。

音乐,还是让政治走开吧。

处理完高顺的事,刘备顺手拿起周仓递来的急报交给沮绶,笑道:“函谷关只有一旅之师(600余人),几年没有什么大事,周仓来急件,诸位猜猜看会是何事?”

田丰建议:“我看主公心中已有想法,不如我们各自书写在纸上,看看谁的想法正确。”

刘备大笑:“有道理,我等试着游戏一下”。

书必,众人展示各自所书,田畴所写为:“长安有变”;田丰写的是:“帝辇已至”;沮绶大书“有诏”。刘备毫不顾忌地写道:“帝师求援”。

展开周仓所写的急报,果不其然:诏使直入洛阳。

刘备呻吟着:“老师呀老师,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入冬了,我再兴军,百姓过春节前能否回家,难说?我若不顾,你那洛阳2000护卫军对上10万虎狼般的凉州兵,该怎么办?”

沮绶沉声道:“五天,我们还有五天时间准备出征。可命令在濮阳的雷骑、狼骑军团迅速急进至函谷,协助守关。然后我们动员民船运送后续部队增援……”

田丰自告奋勇:“我去,到函谷约束三军,应对乱局。”

刘备行至议事厅墙边,撩开帘帷俯身观察着地图,许久,刘备转身下令:“子正,你立即去西河接替徐庶,命令徐庶将手头所有的军队全部动员起来,沿汾河而下,在安邑登陆扎营。

符皓,青州现有船只都在迁移兖州百姓,你去碣石,解除马韩国巡河船队进入黄河的禁令,命令他们运送碣石公牛部族军队直下函谷,协防函谷关。

命令:冀州狂风军团迅速西进,沿黄河北岸而走,穿越河内郡进入洛阳。

命令:第三军团退守平阴,雷骑狼骑快速挺进至绳池,在那里展开阵势,就地防御。

命令:并州骑兵遣两旅之师进入河内郡,在野王一带待命。”

刘备下达一连串命令后,平静地对田畴说:“子泰,你去出使兖州,告诉曹孟德,帝师危急,正在诏请四方诸侯勤王,我军准备过境兖州,他若愿意,可请他通往洛阳。”

ps:请投vip票支持商业三国!感谢!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陈不凡王豆豆 蜀山签到百年成绝世剑仙 半魔神 超级赘婿 回到北宋做皇帝 难以招架!人间佛子跪着求亲亲 叶宁苏倾城 今世猛男 雄兵连之武安君 全球暴跌:取款一千吓死银行 妻子的秘密:冷总裁的复仇娇妻 影逆通天 嫁给摄政王后,她做了前任的皇婶 徒儿快下山,你师姐等不及了 钱江飞乔丹癞蛤蟆穿披风 我在无限世界当包租婆 快穿炮灰:反派大佬被迫从良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 忆寒思糖 暗黑破坏神之纹章 异界牧师传说 萌物天堂 柳依依起司甜饼 穿越之神医苏清韵 武耀星河 天神 我是大泼猴 狱炎 东宫藏娇 不一样的汉末:吾为大汉秦王 都市无敌大帅 御气纵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