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走向统一 厮杀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二十四节厮杀

吕布高舞着方天画戟,催着赤兔阉马,一马当先冲近李氏族兵。

“步兵?”吕布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竟敢以2000步兵迎战我并州铁骑,迎战我温侯吕布——太小看我了吧。”

吕布略略停了一下马,等待其余人赶上来,乘这个机会,斜眼稍稍打量李氏族兵

排出的阵形。

这是一个紧密地圆形阵势,2000人马厚密地缩成一团,前排士兵一手高举大盾,另一手紧紧挽住同伴持盾的手,一条条手臂挽成一道坚固的盾墙。第二排士兵则持着长大的拒马枪,枪头越过第一排士兵的头顶,组成了密密的荆棘丛林。

再向后望,拒马枪后,晃动的人头手臂垂下,看不清手中持的何种兵器。吕布猜测,那一定是李氏族兵的远程打击兵力——弓兵。

魏续、侯成已赶到吕布身边。郝萌尚磨磨蹭蹭,正跟陈宫嘀咕着什么。吕布等不及了,一晃长戟,引领人马斜斜绕阵而走。

身后,郝萌一声长叹:“尚勇无比的吕温侯面对一群族兵,竟然不敢正面攻击了,人生无常,竟至于斯。”

陈宫郁闷地解说道:“若是温侯早点收敛火气,在观县一战中能够冷静查敌,我等岂会有今日的局面!”

吕布绕阵而走,2000人的阵势并不大,片刻间,吕布走了个来回,寻不见一点缝隙。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雪仍在下,一片片雪花飘落,溅在李氏盾兵的脸上,刚开始,尚且被士兵脸上的热气融化,渐渐地,雪越落越大,士兵脸上的热气赶不及消融雪花,大雪在士兵身上堆积成一团,像是为士兵披上了一层白色铠甲。而李氏族兵仍保持着庄严的沉默,那沉默中似乎隐隐透露着轻蔑。

身躯高大的赤兔马驰过雪地,马蹄翻开泥土,在白色的大地上留下了一串串黑色蹄印。绕阵而走的吕布忍无可忍,翻身取弓搭箭,一催战马冲入射程,箭如流星,穿过盾墙缝隙,正中一名盾兵。

一声惨呼过后,血花飞起,那盾兵晃了晃身子。周围的伙伴随之紧了紧手,那盾牌稍一垂落,复被挽起,盾墙恢复严实。

并州兵发出一声欢呼,纷纷取下弓箭,跃马冲近李氏族兵组成的阵势,以弓箭远程打击盾阵。

“回射!”,盾阵中一个低沉的声音果断地下令。

并州铁骑骑射功夫强,弓箭准头高,但盾牌的严密遮护为李氏族兵挽回了一点劣势。连续的对射中,并州兵惊愕地发现,李氏族兵的弓箭射程远远超过他们。在他们尚未进入弓箭射程中,李氏族兵的打击就已来到身边。

“青州铁弓?!”

吕布早在洛阳与刘备处于敌对状态时,曾领教过青州铁弓的威力,对于这种威力强大的弓早有想往,可惜刘备控制严密。即使他逃离长安,来到张扬的河内地界后,虽距离青州近了,但仍难以寻到廉价货源——青州商人手头有,就是不卖给他。抢吧,商队护卫严密,硬抢不仅损失过大,还要冒得罪刘备之险。

最重要的是,青州最大的商人就是刘备,万一抢到了刘备头上,为几把弓得罪那个连禁军都敢殴打的疯子,孤穷的吕布想都不敢想。

而在曹操地界,由于存在互市通商协议,青州商人敢大胆地向地方宗族势力买卖青州非管制的战具。这也就是李氏族兵能获得青州铁弓的原因。

威力强大的青州铁弓渐渐将战局扳回,被连续打击的盾兵仍维持着严密的阵势,即使死去的盾兵,在同伴的挽拉下,也维持着身躯不倒。见到局势渐趋不利,吕布咆哮一声,催马冲近盾阵,拨开拒马枪,一提马缰,赤兔马扬起巨大的马蹄,狠狠踢在盾墙上。

轰隆一声巨响,盾墙晃了晃,摇摇欲坠。

阵内,那发令的声音再度响起:“拒马枪顶上去;弓箭,集中攒射;排枪刺杀,架起来,把他架起来。”

吕布抬头一望,盾阵中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了一个旗杆,旗斗上,一个瘦小精悍的年轻人正在指手画脚发号施令。

“李进吗?”吕布怒火上涌,一催战马,斜斜地顺着盾阵跑动,左冲右撞,力图荡开阵脚,杀入阵中,把那可恶的汉子斩于马下。

并州兵呼啸而至,紧随在他们主帅身边开始了突击,一刹时,铁器撞击,血肉飞溅,杀声震天。前排的并州骑兵不及收拢马步撞上拒马枪,强大的冲击力导致长枪穿透他们的躯体。后排的人看不清前头情况,还在奋力疾冲,结果或者自相踫撞,颈断骨折;或者再度撞上拒马枪,血淋淋的躯体挂在长枪上,挣扎惨呼……

整个战场顿时形成一片混战格局,但在旗斗上指挥作战的李进却目光敏锐,手中大弓锁定了吕布那钻来钻去的黑色背影。

真正的士兵和乡民组成的队伍截然不同,对于农夫组成的军队来说,无论训练的再严格,当可怕的战争真正来临的时候,人的心境就会完全不同。

看到身前身后的战友,看到昔日的街坊邻居,看到同村的乡亲父老,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丧命于马蹄之下;听到隆隆的战鼓声、嗜杀者渴血的呐喊、身旁凄厉的惨叫,尤其是投枪、弩矢、弓箭似乎永远也不停歇的尖锐啸叫,战前的激昂兴奋开始被不祥的情绪所替代。恐惧感、失败感、无助感、绝望感,一股又一股消极不安的情绪就从内心深处涌出,在胸中震荡,直冲脑门!

指挥农民兵作战,就必须把握战争的节奏,在他们颓丧感泛起的时候给与他们强烈的刺激,让他们看到胜利的希望。吕布,就是他们最佳的兴奋剂,射杀吕布让他们感到精神一震,重新焕发出斗志。这也就是李进爬上旗斗的原因。

李进默默观察着族兵战斗的境况,嘴唇轻轻蠕动:“再等等,再等等,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

在并州兵连番的冲击下,盾阵开始松动……

“就是现在。”,李进拿起弓,瞅准吕布的身影一箭射去。此时,恰好一名族兵高举拒马枪刺向吕布,而吕布微微弯腰,长戟伸出,挑向族兵持枪的手。箭矢嗖地一声掠过吕布耳边,扎在赤兔马身上。

赤兔马长嘶人立,吕布一个镫里藏身,离开马鞍,单脚踩镫蜷伏隐身于马的左侧,躲过了几杆此来的长枪。

李进微一叹息,眨了眨眼,立刻大吼起来:“倒也,倒也,我射倒了吕布。”

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响起,刚好掩盖了吕布微弱的怒哼声,正面相对吕布的人茫然望向旗斗,其余族兵则精神一振,奋力刺杀起来。

“散盾阵,全线攻击”,李进适时发出命令。恰好盾墙此时崩溃,不明所以的族兵欢呼着冲向并州骑兵,双方绞杀到了一起。

盾墙分散,死亡的盾兵失去依托,立刻伏尸战场。活着的盾兵挥舞着巨大的盾牌逼近并州骑兵,掩护族兵用拒马枪架起马上战将。几名盾兵围住了异常骁勇的吕布,枪兵来回刺杀,竟不理吕布声嘶力竭的叫喊——“我是吕布。”

当吕布发出最后一声叫喊时,从马上跌落的他,眼角的余光看见远处仍未进入战场的郝萌,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那一刻时光仿佛被放慢了数倍,荒野孤狼吕布一生的路程都自眼前一幕幕掠过。恍惚中,吕布看到郝萌冲陈宫低喝,那声音竟穿透冲重重厮杀声,钻入吕布耳中。

那声音分明只有两个字——“快走。”

历史的宿命没有改变,李进,这位在正常的三国历史中,唯一在正面作战击败吕布的人,完成了他宿命的一击。《后汉书》中记载:“布到乘氏(今山东巨野西),为(巨野)县中大姓李进所破。”

历史的轨迹在这里稍稍转了一个弯,李进不止击败了吕布,他还击杀了吕布。

在正常的历史中,李进作为李氏族中末枝,为了不影响本宗培养、扶植族长李典计划,在其后岁月里,隐名埋姓,深居简出。

李典本身很有才华,为此,一向唯才是举的曹操也默许了李氏宗族的做法,一代名将就这样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此刻,历史已经改变,李进能否摆脱自己的命运呢?

**********************************

京兆尹,皇帝的车马停留在华阴已有二十日,皇甫嵩心急如焚——现在错过与刘备军约定的时间达九日之久,不知道周瑜是否还肯等候。

起初,皇帝的车架进至华阴,随从护驾的是后将军杨定(故董卓部曲将),兴义将军杨奉(本为黄巾军白波帅,后背叛白波投奔李傕,后再度背叛李傕),故牛辅部曲将、安集将军董承。

驻扎在华阴的宁辑将军段煨见到皇帝车驾到来,立刻供给皇帝车马及御用服饰,并请皇帝与公卿大臣在自己营中安歇。杨定与段煨有私仇,就诬赖段煨欲谋反,挥军进攻段煨营寨,连续攻打了十余日,使车马不能东行,错过了与刘备军的约定。才导致周瑜断然下令撤军。

其实,华阴与潼关不足30里,车马行两日,哨探一日可以一个来回,可杨定围攻段煨营寨,寨中公卿大臣不敢出营与刘备军联络,故此,皇甫嵩尚不知周瑜撤军的消息。而周瑜四面皆敌,在后援不至的情况下,也不愿越过潼关打探消息,双方近在咫尺,却擦肩错过。

杨定连日攻打段煨营寨,箭矢射到献帝簾帷中,公卿大臣伤亡无数,各个心惊胆战,好在段煨供给御膳,禀赡百官,毫无懈怠,才让刚出狼口的百官稍有心安。

皇帝与公卿大臣的要求竟然如此简单,大汉朝廷的威仪已荡然无存。

今日,不知怎的,杨定军居然停止了攻击,皇甫嵩心神不定地徘徊在皇帝的簾帷外,与几个相熟官吏商量着如何与周瑜联系。

“急报!”一名段煨慌里慌张跑近,躬身行礼:“段将军让我报告,李傕、郭汜带兵自西而来,正在攻击杨定的军队。”

“不好”,皇甫嵩倒吸一口冷气:“这一定是李傕、郭汜后悔放天子东归,故欲再劫帝西去。杨定原是护驾之将,李傕、郭汜刚来,不明情况,见到杨定驻扎在我军西侧,故发动攻击。事急矣,段煨一人肯定挡不住李傕、郭汜合击。快去催请天子起驾,乘李傕、郭汜与杨定正在交战之际,我们驾幸潼关,招刘玄德抵挡李郭。”

********************************************

青州广绕城,刘备刚获得周瑜退军的消息,沉吟半晌,对沮绶等人叹息道:“罢了罢了,本来让周公瑾出兵,是为了引开张扬,顺便震慑曹操,别让他来妨碍我们迁徙兖州百姓。如今看来,这是场得不偿失的战斗,张扬身死,我军虚耗军力,空手而归。公瑾拿既成事实来报告我,何时他也有了这胆量。”

沮绶持正地说:“从战略角度说,周公瑾撤军很及时,河内军残余动向不明,西面长安军动向不明,张济还虎视眈眈,公瑾能全身而退,也算对得起主公的信任了。”

田丰摇头晃脑补充道:“应该说,我军出兵潼关的目的都已达到,曹操同意实施契约法,吕布已经赶走,张扬身死空出河内郡,兖州濮阳以北的百姓迁徙一空,周瑜到了濮阳南方,正好扫荡濮阳之南的百姓。唯一遗憾的是,此次出兵,周瑜没有猎回一个皇帝来。”

刘备急止:“休得胡言,天子是臣下随意猎得的嘛,猎,这个词用得极恶劣。”

田丰微笑不语。

田畴举着周瑜战报翻来复去地看着,这举动引起了刘备的注意,倾了倾身子,刘备问:“子泰,你有什么看法?”

田畴皱起眉头,答:“按理说,周瑜偷袭潼关,随后驻军休整,也没有大的交战。怎么他报来的损耗,弩弓的损失量如此大。联系到他的旧主孙策最近要求我们开放弩弓的管制,这损耗不能不让人怀疑?”

私售管制军械,这在青州是杀头之罪,田畴的指责不可谓不严重。刘备一听这话,顿时跳了起来,挥臂扫倒了桌上所有的物件,大吼道:“彻查!”

ps:这几天有事耽误更新,请原谅!请继续投票支持商业三国!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被迫无奈,我快穿救了星际元帅 毒后重生计 贵女上位手札 斗罗:唐三带我加入武魂殿 游戏人生zero执终者 重生之步步高升刀锋起舞 好评返仙 豪门盛宠:夫人马甲又掉了 井姐传奇 江晨 吞天万剑诀风狂笑 长生:从娶妻开始无敌 女帝陛下,请自重 都市沉浮乔梁叶心仪 满级悟性:从穿进自己写的小说开始 封神:拒绝莲藕化身 替嫁战神后,医妃手握空间去流放 开局系统加身林昊乾 赌来的王妃:王爷稍安勿躁 拾娘 最强修真之女神带我飞 抗战之铁血兵王 即鹿 灵震八荒 最美丽的遗憾 大道之极 第一婚宠:厉爷娇妻太会撩 爱上请吃饭漂亮姐姐的理由 大唐枭龙传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 异界之自然诀 校园如此多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