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走向统一 征召

第五章走向统一第七节征召

黄忠的警讯传到青州后,青州元老院正在为南方爆发的瘟疫头疼不已。

刘备出兵并州之前,曾经就长沙刚开始爆发的瘟疫猜测过——“这瘟疫恐怕与人的道德无关。”

随后,大教宗手下弟子、刘备的义子刘黄将一只单筒望远镜竖起来(显微镜),观察染病人的粪便,对比正常人,得出了实证,瘟疫的传播和爆发确实与人的道德无关。染上瘟疫的患者,粪便中有一些杆状、能活动的细小生物,尹东把这些细小生物命名为伤寒杆菌。至此,伤寒传播的途径被彻底搞清:饮用了不洁的水源,导致感染瘟疫——伤寒。

此前,刘备出兵并州时,曾特地封锁青州,据说是为了防止军情外泄。现在既然发现了疫病传播的途径,青州顺势延续刘备的封锁令,既然瘟疫的传播与人的道德无关,那么,即使是道德完美无瑕的圣人也会感染瘟疫,他们排出的粪便一旦感染水源,造成青州的瘟疫爆发,所以此时此刻,即使是圣人也不准进入青州。

伊籍恰好在此时进入琅邪郡,由于他来自荆州,遵照青州的隔离令,他被海路送往蓬莱岛,隔离居住。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南方的瘟疫爆发,让青州元老院对于派兵,增援泰山郡一事,犹豫不决。在青州封闭的环境下,老百姓均享受着无税负的快乐,对外地人格外排挤。泰山郡名义上属于兖州,派兵增援泰山,会让青州兵与外地军队接触,稍有控制不好,瘟疫就会传入青州。

元老院为此争执不休,三日未下决定。三日后,黄忠在蛇丘与曹操初战不利,退入奉高的消息传来,元老院一片哗然。

当日,众多元老纷纷叫嚣,处置黄忠。一些元老激烈建议增兵泰山,尚有一半元老本着对疫病的天生恐惧,建议关闭与泰山交界的边境,由泰山郡自生自灭。另一些元老甚至建议,紧急召回主公刘备的军队,抵御曹操。

正在争吵不休的时候,元老院那紧闭了三日的大门豁然打开,强烈的阳光刺入喧闹的大厅。众元老愕然转头,一队身穿白衣的扈从,当先开路,大教宗尹东手持金质权杖,缓缓步入元老院大厅。

高堂隆惊讶得站起来,刚准备开口,无数元老已匍匐在地亲吻着大教宗的袍角。尹东毫不停顿,走向大厅中央的首席元老座椅。

高堂隆叹了一口气,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虽然,大教宗尹东地位崇高,但是一直没有元老的身份,对政务甚少干涉。堂中那个首席元老椅是为刘备设置的,偶尔,卢植曾坐坐,现在卢植驻防洛阳,那椅子很久没人坐了。见到尹东毫不客气地坐在那张椅子上,高堂隆欲言又止。

一名扈从用手中的节杖,敲击了一下地面,元老堂中的低语声顿息,一片寂静中,尹东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三日了,众元老商议了三日尚未决定,青州、泰山百万居民翘首以盼。三日尚下不来了决心,众元老因何事为难?”

大厅内一片沉默,尹东凌厉的目光一个个扫过元老,目光所到之处,元老们纷纷低头回避。

尹东叹了一口气,高声说道:“泰山郡虽属兖州,但归属青州治下五年有余了,泰山郡百姓难道不是我青州子民?泰山郡官吏难道不我青州官员?泰山郡所纳税受难道不是进入我青州府库?泰山郡意味着什么?一旦泰山有失,曹军可自泰山而出,我济南、齐国、北海、琅邪均在其威胁之下,我们岂容有失?

泰山钢厂钢产量供应我青州军用、民用,一旦泰山钢厂有失,我们只能从出云城购入钢材。出云钢材供应幽、冀、辽东、三韩尚且不足,曹军获得泰山钢厂将如虎添翼,我军还有什么优势可与曹军争胜?

天下诸侯中,唯曹军与我军制最似,曹军战斗力堪比青州兵,如若获得泰山钢厂的军械后,我青州需要动员多少人才能逐出曹孟德?

黄汉生以两万人抵挡曹军,初战不胜,全身而退,有什么可指责的?如今他日夜盼望我方援军,诸君还犹豫什么?泰山郡毗邻济南、齐国、北海,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不是战不战的问题,而是如何战。”尹东说至此,以手中的权杖频频捶击青石地板,声声沉闷的响声在大厅中回荡,元老们额头冒汗。

高堂隆看了看左右,无奈得站了起来,一声轻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至自己。

军不干政,这是青州铁律,沮绶、田丰因为有军职,所以元老院没有他们的位置。现在,众元老既然默不作声,高堂隆只好挺身而出。

“昔日,遭受鲜卑入侵的肥如城下,先烈李翱、尼满曾召集将士发出呐喊:‘苍天在上,神灵为证,吾族吾民,殊死奋战,捍卫子孙!捍卫家园!捍卫尊严!捍卫荣誉!’如今,曹军入我家园,青州的荣誉难道就这样受人践踏?各位,我建议立即下达紧急征召令,征召泰山、济南、齐国、北海四郡青壮持剑披甲,卫我家园!”高堂隆说完,环视了一圈大厅,决然地说:“大教宗刚才已经把道理说明白了,我们没有时间讨论了,我建议立即开始投票——我同意下达紧急征召令。”高堂隆说完,举起了右手,握紧拳头。

“我同意下达紧急征召令。”有一个拳头升起。

“我同意……”,“我同意……”一个个拳头举了起来。这声音越来越响亮,最后汇集成了一声怒吼:“我同意……”

“一级征召令。”高堂隆补充说。

“所有男子持剑披甲,向会所报到。”一名元老接着补充。

“所有功民自备弓弩、箭矢……”

“所有爵士、勋民自备战马、扈从……”

“凡是能够拿起刀枪,武装起来……”

“战斗!”

“一级传警。”

元老们热血沸腾,七嘴八舌的补充着,一名元老说到兴奋之处,跳了起来,疯魔般的大吼:“吹军号!整队!儿郎们拿起刀枪!冲锋!去夺取男儿的荣誉!”一眨眼,这名元老手舞足蹈的冲出了元老院。

高堂隆又好气又好笑,正准备站起来,弹压喧闹的元老们,眼角边突然瞥见一个白色的身影,高堂隆一惊,马上站起来,低声打招呼:“大教宗。”

尹东盯着刚才跑出去的那名元老,低声询问:“那位是谁?元老堂中叫喊‘吹军号’。”

高堂隆低声解释:“一名功勋老兵……”

一个响亮而笨拙的声音打断了高堂隆的话:“我夫余部族受雷单于(刘备)三年大恩,每年只接受我们一千勇士参军,一级征召令下达,我夫余部族虽不在征召的范围,但我部族愿出两万勇士,自带战马、弓箭,参加战斗。战利品,我们分毫不要,算是报答雷单于厚恩。”

高堂隆低声笑骂:“滑头。”

刘备攻伐西河,眼见得层层推进,白羊部族、天马部族、公牛部族、飞鹰部族的功勋之士已开始向西河大规模迁移,新归附的这几个部族虽然每年派遣战士服役,可参加过战斗、获得功勋的人寥寥无几,西河膏腴之地,人人垂涎。夫余部族慷慨激昂的说‘不要战利品’,其实是等着封赏西河之地。

匈奴凶恶,新占领的西河之地,其殖民政策就是让这些接受归化的半游牧、半定居部族打先锋,等到该地牧业与人口发展起来了,才开始迁移农民修建定居点、城池。所以,迁徙过去的部族人,越多越好,越杂越好。一念至此,高堂隆不仅不制止,反而欣赏的冲着夫余长老连连点头。

聪明人不止他一个,秽貊部族元老马上反应过来,跳到凳子上,声嘶力竭的喊着:“为了报答雷单于的恩情,我秽貊部族愿出三万勇士助战,也不要战利品。”

这一下,库莫奚部族、沃沮部族元老回味过来,也纷纷跳上凳子,大呼小叫道:“……两万……”,“……三万……”。

高堂隆微笑的站起来:“要不了那么多,每个部族五千名额,需要战马、弓箭、铠甲、兵器齐全的,还需要接受过预备役训练,听得懂青州军号的勇士。十五日之内,需要到达广绕会合,能做到吗?”

夫余部族元老抢先回答:“我部族战马最多,一个士兵配三匹马。日夜不停奔驰,十五日之内,定当赶到广绕。”

高堂隆摇了摇头,答:“不需要日夜奔驰,叫你们的士兵,向出云、旅顺、釜山三个港口汇集,凭借一级征召令,让渔船运送你们到龙口港,登陆,然后向广绕汇集。”

几大部族长老欣然点头:“如果是这样,我们勇士的战马,马力未疲,一到广绕就可战斗。”

高堂隆轻声说:“如此,战斗吧!”

元老们齐声响应:“战斗!”

片刻过后,广绕城警报最先响起,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城。听闻警报声的男子立即停止手中的工作,迅速回家收拾铠甲、兵器。

最早,青州是以教堂连续不断的钟声作为警报的。后来,婚丧嫁娶鸣钟声越来越多,为了防止误听误判,青州改用手摇式警报器作为征召号令。这种手摇式警报器类似于二战时期英伦三岛的空袭警报器。摇动手柄,高亢、急促而尖厉的鸣叫立即提醒人情况紧急。

元老院下达一级征召令的公文送达督军府,正在督军府等待消息的沮绶、田丰阅后一惊,“大教宗的威信真是不一般啊!”田丰感慨道:“居然是一级征召令。”

沮绶长吁一口气:“这样一来,我们与陶恭祖(陶谦)也好交待了。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信使,让他快马回报。”沮绶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行动吧!”

不一会,都督府大门敞开,一百余名骑兵信使身披着赤色战袍,长枪高挑着一个荆棘花环冲出都督府,四散奔去。

广绕城与临淄之间的驿站上,一个独臂壮汉听到凄厉的警报声,缓步走出驿站大门,侧耳倾听。旋即,独臂人脸色一变,大声命令:“准备驿马,让小伙子们披挂起来,准备出征。”

不远处,隆隆的马蹄声响起,一个披赤色战袍的骑兵快速奔来,高举的长枪上挑着一个荆棘花环。花环上绑着三条红色飘带。

独臂驿吏倒吸一口冷气,闪身跳到路边,红袍骑兵冲至驿所,奋力投出长枪。带着荆棘花环的长枪狠狠的扎入驿站旁的木质告示牌上,枪杆发出一阵嗡嗡的颤音。

闻讯而出的驿卒,见到告示牌上的荆棘花环,齐齐后退一步,惊呼:“一级征召令!”

青州的征召令分为三级,三级征召令征召的是预备役,二级征召令扩大征召退役的老兵、勋民、功民,一级征召令是全民动员。传信的信使着红色战袍,挑荆棘花环,花环上绑三根赤色绶带,以示不畏艰险、死战到底的决心。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袍信使随即取出都督府发放的征召令箭,递给独臂驿吏,大声宣示:“一级征召令,曹军入境,四郡动员,全体男丁,武装起来。保卫家园!不死不休!”

独臂驿吏大声命令:“取出警报器摇柄,摇响警报器,准备荆棘花环,向周围郡县、乡镇传达一级征召令。所有男丁,明日午时未相应征召,剥夺一切田地、财产,判为罪民。各位武装起来,不死不休!”

驿卒们一阵忙乱,随即四散奔出驿站,举着荆棘花环,向乡间、向田野、向街道、向民宅传达一级征召令。

独臂驿吏返回了驿所,此时所有的驿卒已全部奔出,接力传递荆棘花环。独臂驿吏环顾空无一人的驿所,招手唤进那个红袍骑士,走进敞开的驿所大门,一指桌边的长枪和桌上摆的荆棘花环,说:“这是给你留的。”

红袍骑士挺立不动,呆板的说:“还有一项工作。”

独臂驿吏点点头,说:“你等着。”

红袍骑士问:“要帮忙吗?”

独臂驿吏傲然一笑,转身向楼梯走去。

楼梯通向楼顶,屋顶的塔楼上,放着青铜制作的警报器。独臂驿吏拿起警报器旁边的摇柄,左右端详了一下警报器,叹了口气,缓缓地蹲了下来,用下巴按住警报器,独臂装上摇柄,奋力的摇响了警报器。

驿所内,红袍骑士听到警报器响起,点点头,迈步上前,挑起桌上摆的荆棘花环,反身冲出驿所。

凄厉的警报声响起,红袍骑士一手持缰,一手高挑着荆棘花环,在大路上快马奔驰。听到了警报声,附近的百姓皆驻足四顾,随即,看到了奔涌而过的红袍骑士。

田野中的农夫见到红袍骑士后,扔下了镰刀,正在挑水的汉子,扔下了水桶,果林上,采摘果木的果农来不及从梯子上爬下,直接从枝头上跳落,许多果农不顾扭伤的脚,一跳一跳,所有男子纷纷向家中奔跑。

红袍骑士奔过了市集,市集上正在交易的商人推翻了货摊,正在吃饭的客人打翻了酒杯,正在炒菜的厨师扔下了锅铲,正在算账的老板扔掉了帐簿,转身向家中飞奔。

红袍骑士奔过了一所学堂,朗朗的读书声嘎然而止,先生扔掉了课本,清洁工扔掉了扫帚,大一点的学童扔掉了书包,推倒了桌椅,乱昏昏的向家中冲去。

红袍骑士冲出市镇,再度跑到大路上,身后警报声凄厉的响起,马车内的旅客跳出了车厢,手快点的,从车夫手中抢得一匹马,与车夫分道扬镳,手慢一点的,没有抢上马,看着远去的车夫背影,怒骂两声,撒开脚丫,掉头就跑。

红袍骑士所到之处,鸡飞狗跳。红袍骑士走过之后,无数人身披铠甲,提着兵器,向会所聚集。学堂的孩童,在童子军尉的组织下,接管了各地的治安,保护起各地遗留下的水桶、货担、店铺……,保护起比他们年长很多的女人、婆婆。

入夜,赶往会所集合的男丁打着火把,彻夜赶路,星星点点的火把,散落在青州大地上,比天上的星星还多,还明亮。稍加整顿后,小会所的男丁向大会所转移,大会所的男丁向中心会所集结,田野中、大路上,全是一队队满怀斗志、全副武装,点着火把赶路的青壮。

第二天天亮,离广绕城最近的齐国郡,已集结出二十万男丁,到了中午时分,根据都督府的命令,齐国郡男丁开始向济南郡进发,边走边整编,等进了济南郡,二十个军团已整编完毕。会合济南郡十四个军团后,大军进入泰山郡。此刻,北海郡十六个军团也自泰山郡西方进入牟县,随即,泰山郡集结的九个军团,四个军团靠向平阴,五个军团与北海军团会合,自西侧驰援奉高。

十日之内,泰山郡汇集了五十九个军团,合计五十九万大军。但是,这还没有结束,五日后,八大部族集结了四万五千骑兵,尾随四郡士兵进入泰山。稍后,享有四郡功民待遇三韩人,也闻讯纷纷自各地返回,这些人带领的家丁、家奴组成的两万三韩步军,也打着相应征召令的旗号,进入泰山助战。至此,泰山郡已汇集了两军超过百万的大军。

奉高城下,曹操得意洋洋的看着连续攻打了十天的奉高城,节节的胜利,连续的推进,让以强凌弱的曹营诸将都很兴奋,独于禁面如越来越恐惧,曹操不解,问于禁:“文则,当日虎牢关下,公对吕布时未见如此恐惧,如今,我军即将收复泰山,公这几日脸色为何越来越不豫?”

于禁答:“太顺了,我军攻击太过顺利,这让我心头隐隐不安。吕布,当世之狼也,狼奔千里,其攻也速,其袭也急,然而,孤狼四处流浪,不会有安身立命之所。刘备,当世之熊也,熊踞其地,虎矣避其三舍。刘备熊踞泰山多年,怎会没有一点布置呢?”

喘了口气,于禁随即讲起了他与刘备攻守营寨的演练,当日,刘备曾说:只会让对手在他希望的地方安营扎寨。于禁接着解释道:“这几日,我夜晚出寨,巡视四营,总觉得风中似乎有人窃窃私语(远处的警报声),田野中鬼火处处(点着火把赶路的泰山男丁)。我始终觉得空气中似乎有一股阴谋的味道,我军攻城十日不下,焉知不是刘备希望我军在此扎营?”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曹操此次出征大多数谋臣都留守兖州,随军行动的只有郭嘉,众人听到于禁这话,随即把关注的目光转向他。

这几日,郭嘉心头也隐隐不安,本以为凭借曹操与鲍信的情谊,奉告城的大门会轻易打开,没想到大军初到奉高城下,鲍信就出现在城头,不管曹操如何拉拢、示好,鲍信只淡淡地回答了一句话:“为官者当公私分明。我与曹公私意虽好,然,刘备走时,此城尚在我手中;刘备回来时,此城也必须在我手中。”

曹操尚想解释,鲍信转而劝解道:“孟德兄,你若与刘备对泰山郡的归属有分歧,何不坐下来谈谈?刘备进攻西河,乃是为了维护我大汉威仪。为私,是为了迎回蔡昭姬小姐,蔡公(蔡邕)只剩下这一骨肉,还要沦落异域受苦,为公为私为国为民,曹公不该在此时兵加泰山。泰山归属乃我大汉家事也,征伐匈奴国事也。孟德因私废公,让我失望!既如此,我无话可说,誓与此城共存亡!”

此后,奉高城的抵抗陡然强烈起来,郭嘉最先发现周围的空气不对,连日来已多次劝解曹操回军。此刻,再度劝说,无奈曹操仍坚持己见,最后,郭嘉以防御平阴城第三军团夹击的借口,要走五万人马,回军蛇丘。途经巨平县发现事情真相,随不敢前行,大军慌忙进入巨平,筑垒坚守,同时急报曹操。

等到曹操得信后,齐国、济南的三十四个军团已整编完毕,进入泰山。北海郡、泰山郡的二十一个军团也在牟县完成整编,并向奉高开拔。第三军团留两个泰山后备军团驻守平阴,自己与另两个泰山军团进驻肥城,完成了对曹军的大包围。

“捅了马蜂窝了!”看着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青州兵马,曹操的脑袋隐隐作痛。虎牢关,刘备立誓时所说的话在脑袋里轰响:“让神灵作为公正,若有违反,神必罚之。”

徐荣抢步上前,建议道:“主公,向西侧突围吧。西侧肥城只有三个军团,兵力最少。我军赶快行动,击溃第三军团后,即可回到东郡。请主公准许我为先锋。”

曹操头痛欲裂,勉强提起精神,回答道:“依我看来,西侧的第三军团最为危险,编练过的军队,与未经训练的农夫战斗力差距极为明显。西侧之敌作战序列中排名第三,是一只极其勇悍的军队。想当初,乐文谦(乐进)带第三军团挡在平阴,袁本初二十万大军绕道而行,我军虽众,若是与第三军团拼斗,万一相持之际,刘备骑军忽至,我们该退向何处?”

徐荣还想劝解,探马回报,北侧、东侧青州兵力已打探确实,正北,总共有三十四面军旗,东侧,二十一面军旗已距离奉高不远。

震惊,严重震惊,虽说曹操看不上乡民组织的农军。可是,青州素来民风凶悍,五十余万大军排山倒海般压来,想一想,都让人觉得恐怖。

致命的大马蜂窝,曹操原以为青州全民动员回来二、三十万军队,没想到来了五十余面军旗。一面军旗一个军团,一个军团战斗人员六千余人,后勤兵三千余人,所以,一面军旗相当于一万人。

“泰山压顶啊!”曹洪一声呻吟。

徐荣跳了起来:“有阴谋。西侧敌军兵力相差太过悬殊,北面、东面超过二十万,没道理西侧只有三万人。”

ps:请投vip票支持商业三国,感谢书友!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重回高考前,学霸娇妻狂赚五百亿 从华南虎到NBA球王 林辰海棠少年 残王爆宠嚣张医妃 全职法师之冰天雪帝 百元求生:这主播有点良心但不多 时光与你,皆是秘密 斗罗:打卡名场面带领宗门卷起来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 九龙抬棺张九阳林婉 宁尘单柔宁愿长生 逍遥灵植夫 陈安安你的西柚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快穿:禁欲男神,撩回家! 皇上,娘娘要带着你的崽再嫁赵连娍李行驭 斗罗大陆之医神绝世 李舟君春风要开心 无尽瀚宇 华娱终极大亨 全西游都慌了,我的徒弟都成圣了 诸天万界大轮回 杀人神话 我家娘子要纳夫 二次元王座 重生原始时代 送君一个天下可好 亿万爹地宠又撩韩羽熙傅雲庭 冥界大富翁 我的魔法时代 凰归故里 逆天俏妃谋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