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群雄割据 圈套

第四章群雄割据第七十二节圈套

这块石碑,一点四米高,六十厘米宽,青石为底,上面刻的每个字都以黑墨勾勒,侧立在屋前空地边上,在周围垂下的林木掩映中,不留神还真发现不了。

荀彧不满的嘟囔着:“何人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儒家治国之道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诸人平等’?置天地君亲师何地?不准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置圣人之言何在......”

东汉的士人都爱丕否当今时政,清谈高论,荀彧或多或少的染上了这个毛病。他正准备喋喋不休的说下去,那位随队护送的军官突然插话:“荀大人乃是主公亲任的大臣,诸位放尊重点,不得无理。”

荀彧一惊,举目四顾,随队的考生茫然不知所措,那躺椅上的老汉已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看着荀彧,嘴唇颤抖,紧握双拳,随行的护兵不仅不阻止老汉的无理行动,反而个个按剑怒视,眼里冒出噬人的凶光。

“一群刁民!”荀彧暗中盘算,青州民风果然凶悍,须得赶快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那么,大家在此歇歇脚吧。”荀彧柔声说完,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厅堂。护兵们怒气冲冲的盯着他的背影,许久,才在军官的驱赶之下四散而去。www.qxnxu.com 企鹅小说网

平原郡重归刘备后,地处黄河下游的该地土地肥沃,易于耕作,粮食产量甚高。原先逃离平原郡的百姓纷纷回迁,回流的人当中也有部分佣兵、退伍兵,在退役军人组织的安排推荐下,他们多数获得了治安官的职位,加上平原各县管事的都是刘备军中的退役军官,他们也愿意雇用昔日袍泽,随后,各郡县治安人员均被前军人充塞。

这些护兵或多或少都有军队服役的记录,沾染上了青州兵凶狠好斗的习气,平生只服刘备一人,那军官抬出刘备的大名,众护兵虽然对荀彧不满,却不敢发作。

等众人平定下来,荀彧悄悄唤来那名军官,低声询问:“那石碑是怎么回事?为何众人情绪如此之激烈?”

这军官冷淡的看了荀彧一眼,用呆板的语调不咸不淡的回答:“这碑文是大教宗亲自手书的‘广饶之誓’,原碑文比这要大得多,放置在广饶英烈祠,英烈的遗属喜欢抄录这一碑文,立于屋侧,若不方便亲赴广饶英烈祠,便在此地遥寄亲人。

荀大人,这一碑文关系到大教宗的权威、主公的尊严、英烈的遗志,也是各位军人心中最神圣的愿望和斗志,不容轻诲。请大人理解。”

那军官自顾自的行了一个礼,转身就走,临走时,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话:“那碑文背后还有两句话是主公亲自手书......”

荀彧发了一阵呆,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捧着茶杯,假意悠闲的踱着步,转到了石碑后面。林木的阴影下,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打在石碑后面,两行赤红的大字映入荀彧的眼里:神灵只帮助帮助自己的人,真理存在于弓箭射程之内。

荀彧豁然出了一身冷汗,这两句话,前一句要求百姓自己维护自己的权利,为自己的将来而奋斗,充满了循循善诱的教诲;后一句话则是杀气腾腾的怂恿。一方面要求用武力保障真理的存在,另一方面则是明显的暗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个刘备到底怎么回事?这句话分明霸气十足,他却要隐藏在碑文背面,没人提醒,谁会注意碑文后面还有这两句话,难道这是刘备的一贯性格,总是喜欢隐藏他的真实意图?

“这个刘备怎么回事?”长安城西侧郿坞,董卓皱着眉头,拿着一封刘备八百里加急送来的表章,询问着手下的谋士李儒。

表章中,刘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他带护卫前往左匈奴谈判,却遭到了匈奴全族的进攻,右匈奴动员了所有能战斗的部族人,围攻了他十日十夜(那有?)。左匈奴则动员王庭的巫师在汾河西岸埋设疫马、病牛(事后侦察探明),妄图引他深入之后,以巫咒之术攻击他。

表章中,刘备像个幽怨的小媳妇委屈的陈述道:幸赖神灵保佑,我军未渡汾河,并提前引发了右匈奴的埋伏。否则的话,左匈奴在前攻击,右匈奴断我后路,军中若再发疫病,我恐怕回不到汾河东岸了。

刘备接着描述了自己突围时的狼狈和凄惨,笔锋一转,愤怒的要求汉廷准许他攻击匈奴人,为他胯下的神马报仇,为他的士兵报仇。

这封貌似尊重的信件,信尾的最后几句话却暴露了刘备的厚颜无耻:“自此信送达之日,十日内未有答复,我视同为朝廷已经默许,随后,将命令张郃攻击晋阳附近的匈奴中郎将,该部对匈奴管束不力,约束不严,包庇纵容,狼狈为奸,我将取而代之,为朝廷分忧。”

南匈奴左部是归化汉朝廷的异族,名义上还受汉朝廷节制,这也就是于扶罗失去王位后,要向汉朝皇帝哭诉的原因。在其后,乱华的五胡中,南匈奴也是唯一一支与汉朝廷走得较近的异族,于扶罗的儿孙敢冒称姓刘,也反映了这种亲密关系。

如今,羌氐羯族在凉州反叛,韩遂、马腾二人刚刚接受招抚,韩遂为镇西将军,马腾为征西将军,率所部返乡镇守西陲,抵御羌氐等异族。与此同时,鲜卑在幽州作乱,至今还未收到公孙瓒的消息,刘备又打算攻击匈奴人,这相当于大汉的四周五胡皆叛,对于风雨飘摇的汉朝廷来说,绝不是件好事。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李儒读完刘备的表章,拱手向董卓道贺。

董卓不笨,稍一转念,理解了李儒的意思,咧开大嘴,抖动着浑身的肥肉,哈哈大笑着:“确实是件喜事啊。”

刘备兼并冀州之后,开始赈济当地百姓,青州积存的粮食被百万荒废农时的冀州人所消耗,如果缓过这个冬天,明年开春,北方的大粮仓冀州开始播种,到了秋末,兼领了青冀两州的刘备,实力将一跃为北方群雄之冠。董卓正在为这事犯愁。

以一百万青州人养活一百万冀州人,本不是件容易的事,还要把他们养活到明年秋末。而就在这时候,刘备又新树了一个强敌,用久战疲惫的青州兵对上了凶恶的匈奴兵,谁胜谁负,难以预料。想当年大汉以七十年的积蓄挑战匈奴,最后尚且国力疲惫。昔日霍骠骑(霍去病)带步卒五万骑兵2万,与匈奴交战,随军运送物资的民夫有30万,卫大将军(卫青)率三万骑兵攻匈奴,随行运送粮草的步兵有十二万人。刘备想以两州之力战胜匈奴,至少十年之内无暇西顾。这还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匈奴人惹谁不好?却惹刘备,刘备何人也?咬人一口,入木三分,哈哈,正好,我批准刘备的奏请,让他们撕打去吧。”董卓乐得眉开眼笑,浑身的肉也快乐的颤动着,座椅发出吱吱的惨叫:“不过,告诉刘备,不得以此为借口减少贡赋。”

李儒翻弄着刘备的表章,阴笑着说:“刘备去西河谈判?谈判什么?他为什么不说?我怎么在这里头嗅出了阴谋的味道,依我看,匈奴肯定是上了刘备的当,欺刘备兵少,发动了突击,却屡攻不下,被刘备逃脱。

阴谋,这里头却对有阴谋。西河美稷之地是养战马的好牧场,该地养活百万人不成问题(后世此地养活了六百余万人),主公,你看我们是不是给刘备制造点麻烦?他要攻击匈奴,我们偏不许,只派出诏使申斥匈奴即可。”

董卓止住了笑声,问:“若是刘备就此罢手,忍下了这口气怎么办?”

李儒答:“主公刚才也说过,刘备此人报复心极强,咬人一口,入木三分。我们不许刘备进攻,难道他真的就此罢手?恐怕,现在他的军队已开始进攻匈奴中郎将所部。”

董卓晃了晃脑袋,不以为然的问:“你认为以青冀两州之力,可以战胜匈奴吗?”

李儒歪着头盘算了半晌,缓缓地回答:“若是别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不可能,但是刘备嘛,我猜测,或者会有两成把握。”

董卓点点头,道:“我就害怕刘备也明白这点,就此顺坡下驴,所以,我不能给他这个台阶,让他们打去吧。”

荀彧默默地在广饶街头漫步,脑海中回响着大儒管宁刚才与他的谈话:“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董仲舒腐儒也,以一己之好恶,曲解儒家经典,罪莫大焉。

我劝你还是好好读一读国渊所写的《广饶之誓》,那里面详细的讲解了广饶之誓诞生的过程,讲了大仁与小仁的区别,讲了为官者必须为百姓谋利的操守。

青州诸民繁杂,即有来自三韩的农夫,也有辽西部族牧民、黄巾降部、徐州荆州客商,等等不一而足。人与人之间,不仅宗教观念不同,道德观念和学术派别大相径庭,追求的价值观也各异。观念与观念之间,常常互不相容,甚至势不两立。

然而,这些人生观、价值观不同甚至对立的人们,必须生活在同一个社会,接受同一个青州政府的统治。如此,就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有没有相互承认的共识?

玄德解决了这个问题,青州才得以昌盛至今,这个共识就是:公平。

公平是正义的基础,正义不外乎公平。《契约法》和《公平交易法》,就是维护商业交易的公平。以此为基础,整个青州处在一个大的社会契约之下,青州诸族诸民所一致公认的社会契约,就是公平。社会契约的公平原则,就是诸生平等。

我告诉你,腐儒们为何不敢言利:商业的原则就是公平交易,这一原则引伸出去,就是对等原则,就是公平原则。平等的原则推而广之,存在于世间万事万物,也存在于君臣之道、吏民之道。

孟子为圣人高徒,他说过: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就是商业的对等原则在君臣关系之间的体现。

腐儒不敢言利,就是怕这对等原则影响百姓,以至于今后不能随意贪渎......”

荀彧正在思考着,一声突然的呵斥打断了他的思路,抬头望去,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一片特别的住宅区边。这片住宅区全由长条形的小二楼组成,没有院墙,路边没有果林,每座住宅都相隔很远,小楼前是空旷的绿茵草地,偶尔点缀着几个遮阳棚,棚下放着一些桌椅板凳。

又一声呵斥传来,荀彧抬眼扫去,几名腰佩短刀,身着便衣,徘徊在这片住宅周围的壮汉正瞪起牛眼,恶狠狠的盯着荀彧。路边的房屋内,居民已被喊声惊动,窗户里隐隐闪动着箭矢的寒光。

荀彧没听清楚对方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情急之下,便学着别人的样子,把玩着衣襟上的一个徽章。这徽章是管宁赠送给他的,说是孔融丢在管宁那里的,作为一方郡守,孔融与荀彧地位相当。荀彧用这个徽章临时替代一下,也算没有辱没自己。

“不过,你赶快制定你自己的家族徽章,在青州这个地方,有等级徽章的人是有很多方便的。”管宁当时这样说。

随着荀彧摆弄衣襟的手指,几个壮汉注意到了他胸前的徽章,微微躬了躬身子,让开了道路。随着壮汉的挥手示意,路边窗户内的箭矢寒光消失了。

荀彧擦了一把冷汗,急急绕过壮汉,向里面走去,路过一名壮汉身边时,听到壮汉低声嘟囔:“我怎么瞅着,这徽章像是常来混吃混喝的孔太守的徽章,私造徽章可是大罪啊。”

那壮汉正犹豫间,沮授的儿子沮鹄从里面跑了出来,见到荀彧躬身问好。

刘备走的时候,命令青州开始建立完善的情报机关,沮鹄正是新成立的军情处得力干将之一。荀彧曾在都督府见过沮鹄一面。

荀彧问:“有玄德公的消息吗?”

“根据最新的探报:大人他已经突出重围了。估计就在这几天,大人他就会和我们联系。”沮鹄简单地说道。

荀彧身后的几个壮汉,听到他们的答问,四散而去。荀彧隐隐的听到他们低声谈论:我就说嘛,以大人的勇武,怎会被人困住?

喜欢商业三国,就投六月vip票支持商业三国,感谢各位书友,是你们让商业三国有了生命力和影响力。让赤虎有了动力和灵感。

喜欢商业三国请大家收藏:(.sodu777.)商业三国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兽世我只想种种田 我真的不是假面骑士 凌乐项安 唐梓昱奔腾的石头 楚南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王页彩虹 大天尊 四合院:我的鸡不一般,下各种蛋 江小凡复十一 我在魔法学院御剑飞行 魔女重生后卷哭了修真界一众天骄 罗天 那些突然穿越的朋友 全家读我心后,女配她杀疯了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重生之九美图 炼道升仙 赘婿也疯狂 特种男友 魔书世界 赤色黎明 凡血! 聊天群:开局忽悠瘸了霍雨浩 萌宝在上:神医娘亲超给力 海岛求生:我能看见提示词 网游之将神传说 我是王者 抗日之小兵传奇 青叶追光记 在他心上撒野 重生之恶魔化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