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49章 御赐毒酒

一场暴雨过后宫道各处满是积水,宫人们手持扫帚清扫着污水,值守的禁军从玄熙广场走过,一行白鹭从头顶飞过,飞向万里晴空。

北越的护国大将军一身朝服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步伐沉重脸色阴沉,所经之处无论是打扫的宫女还是掌事的内监,皆退居两侧齐齐拜倒,高呼“大将军千岁千岁千千岁!”即便是曾经以兄弟相称的禁卫军将士们如今也将他奉为尊主退避三舍。

贺兰泷月称帝,他从北越禁卫军统领一举登顶为护国大将军,贺兰赋予了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长公主府经由工部派遣的数百名匠工不分昼夜的修葺重建,不到一月长公主府改头换面成为敕造的大将军府,而他顺理成章的入住这座寸土寸金的府邸。

近日江都流言蜚语甚嚣尘上,若非他暗中压制恐怕眼里传到贺兰耳中,而今贺兰为帝执掌北越,这几日忙于革新吏制更是身体抱恙,两个时辰前他在大将军府收到消息,今夜贺兰欲在宫中夜宴几位朝臣,宴请的名单所列的正是整整半月来联名弹劾他的十位大臣。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护国大将军郁清珏功高震主齐心不正,残杀忠良陷害贤臣,经查证廷尉府谋反乃子虚乌有栽赃陷害,臣等已手握铁证可证明此案由大将军一手炮制,如朝堂之上乌烟瘴气人人自危,怯懦者为其马首是瞻,中庸者敢怒不敢言恐大祸临头,北越社稷为大,大将军枉顾国法祸乱朝政,此时不除必成大患,若陛下执意袒护臣等将血溅玄熙殿以明其志。”

这是昨日送往圣元殿的联名弹劾奏章,类似这样的折子不下二十,贺兰藏的极好以为他不知,而他却有许多方法看到这些令她头疼的奏折,折子上的弹劾之词向来是大同小异,只是昨夜递到盛元的与以往相比有所不同,他的罪行又多了自一则,一手炮制了廷尉府的谋反案。

没错,宋府的谋反是他一手谋划,宋氏满门抄斩,宋煦死于他的刀下,就连那个无辜的孩子也没能幸免于难,残害忠良滥杀无辜也没错,自从贺兰登位他手中的刀就没停下过,不过几个月他的双手已沾满鲜血,死于他之手的人不计其数,有奸佞小人有忠臣良将有同窗故友也有旧日恩人……

无论是哪一种在他看来都是同一类人——必死之人!

“见过大将军!”

收到消息的连姑姑避开耳目来到藏书阁里,郁清珏将手中的书卷放回原位,阔步来到中庭,“长……陛下她?”

连姑姑知他心系贺兰,低声回禀道:“陛下服了安神汤刚刚歇下!”

“一切有劳连姑姑!”

长久的沉默,郁清珏对着连姑姑拱手一拜。

“大将军当真决意如此?”

连姑姑再三确认,不但是为了贺兰更是为了北越这家国天下,郁清珏双手沾了太多血,

杀戮太重,更何况眼下流言四起,很多事情必须就此停止,否则初登帝

位的贺兰又将面临一场狂风骤雨。

“百死莫悔!”

郁清珏望向殿外的万里江天,文人墨客有云“决胜烟柳满江都”,江都美景最美不过四五月,如今正值五月中旬,遗憾的是没能陪着她去越水走上一走。

“老奴明白了!”尽管早已猜到郁清珏的回答,连姑姑还是有几分不忍,这种成全付出的代价太过沉重,可她打心底却支持他的抉择,郁清珏只能如此,因为这儿女私情终究要臣服于江山社稷,“陛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来,大将军不妨去看一眼……”

“不必了!”

郁清珏摇头,回绝了连姑姑的好意,折步返回内厅的书架翻阅古籍,连姑姑无奈远远的忘了一小会儿然后悄悄离开,前往昭云殿安排布置晚宴。

酉时受邀的大臣相继入宫,在李挚接连催促过后,一袭金线祥云牡丹红袍的贺兰泷月这才放下手中的奏折,随连姑姑前往昭云殿。

殿内烛光闪烁,众臣齐齐跪伏在地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位大臣平身!”

随着首座上的贺兰泷月一声令下,北越十位股肱大臣起身落座,今夜注定是场巨大的博弈,朝臣们忐忑难安等待着郁清珏的到来,贺兰则是不动声色准备杀鸡儆猴替郁清珏挡下一切的罪孽。

“大将军到!”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贺兰泷月眉稍微扬,清冽的眸光摇摇的望向大殿之外,幽幽的月光里郁清珏款步而来,偌大的昭云殿忽然冷下来,唯有那两道目光依旧炙热。

贺兰知道今夜她的计划必须停止!

“拜见陛下!”

郁清珏在殿中对着贺兰行礼,在贺兰示意后他起身,朗声一笑,刀锋般的目光从周围扫过,几位老臣的顿时打起寒颤,“今日诸位难得相聚一堂,我在此敬大家一杯如何?”

说罢举步上前望向贺兰案上的酒壶,贺兰泷月微微一怔,对着连姑姑淡淡道:“赐酒!”

连姑姑颔首双手握住银壶,徐徐斟上八分满,然后送到郁清珏面前,不假思索的接过这杯御赐之酒,郁清珏转过身望向脸色平静实则心头快意的大臣们,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如此,我先干为敬!”

一句听起来并不算是客套的客套话落下,郁清珏眸底涌出一缕尘埃落定的释然,抬起酒杯仰首饮尽杯中之酒,立在贺兰身侧的连姑姑双手蓦然紧捏,当日长公主为了郁清珏而逼宫,今夜他为了长公主而赴死,一切都已经注定。

哐当……

郁清珏手中的酒杯坠地,声音响亮,贺兰泷月顿觉不妙抚案而起,殿中的郁清珏回过头,脸色铁青,嘴角轻抽间有浓稠的黑血涌出,不断的涌出……

“郁清珏!”歇斯底里的惊叫声里,贺兰泷月几乎癫狂的冲到殿中,然而郁清珏却先她一步倒下,“郁清珏……”

突如其来

的悲哀如潮水般涌来,贺兰泷月慌乱地将郁清珏抱在怀里,泪如夏季不期而遇奔涌而来,殿内顿时躁动起来,贺兰不忍目睹那些臣子心满意足的得意嘴脸,闭上眼怒吼一声:“滚……”

今夜陛下大义灭亲,郁清珏命不久矣,众臣得偿所愿北越亦再无大患,一时之间包括连姑姑在内的众人皆退离,昭云殿忽然间安静下来,烛台上焰火的每一次跃动似乎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这对静默相守的璧人!

“贺兰,对不起,我……终究是负了你……”郁清珏深情的凝视着北越的帝王,他的爱人,淡淡的道:“倘若重新来过我当年定带着你远走高飞……”

单是这最后一语就足以让贺兰肝肠寸断,抚着郁清珏脸庞的手剧烈的颤抖,她忍住热泪固执的追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

“从你登上王位的那一日起,我就告诉自己……不惜一切代价替你除去所有的绊脚石……”乌黑的血从口中涌出,郁清珏挤出一丝笑容,“但凡看过那道罪诏书的人都必须死,无论是”周元还是宋政甚至是宋煦,为斩草除根我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当然……”

“别说了,别说了……”

贺兰连连摇头,祈求郁清珏别再开口,仿佛只要他安静的躺在怀中,她就永远不会失去他,灼热的泪滴落在郁清珏的脸庞如火焰,将他所有的罪孽烧的一干二净。

“当然,也包括我……”郁清珏边说边抬起手,手中所握正是他假借爱女郁悦珑之手增予贺兰的那支鸾凤振翅金簪,“放下一切,贺兰……别为我伤心,别为我难过,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受万民敬仰的王,一个真正的王……”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手腕忽得沉沉垂落,最终阖上双眸,绝望与悲凄交织的深渊将她死死囚禁,挣扎不得反抗不得,只能认输只能投降,只能……认命……

夜一点一点的漏尽,昭云殿里的火烛燃烧殆尽,渐次熄灭,徒留满室黑暗,贺兰红着眼抱着郁清珏一动不动,殿外人亦不敢贸然前来,这漫长的一夜注定难熬。

当黑夜被晨曦的微光逼的退避三舍,一夜未阖眼皮的贺兰将怀里的男人缓缓放下,起身阔步向殿外而去,与此同时将那支金簪斜插于髻上。

打开殿门刺眼的光芒逼得她眯起双眸,殿下众人跪伏,在渐渐适应明媚的阳光后,贺兰拂动赤艳的云袖,“护国大将军操劳过度于昨夜猝死于将军,传孤旨意予以厚葬!”

她的声音极为和缓却不威自怒,众臣齐齐叩首应道:“臣等遵旨!”

“对了,念及大将军为北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特策封其女郁悦泷为靖安公主!”丢下这道口谕面如雪色的贺兰阔步而去,一如当日她于玄熙殿登上龙椅时的沉稳笃定。

郁清珏,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终有一日我会让你看到我们的孩子坐上皇位,成为天下霸主!

(本章完)

推荐阅读:

重生70年代:拒绝回城,原地暴富 轮回两千年后 皇女之金牌弃妃 被虐惨死后,嫡女她强势归来 远去的风筝 狂龙战尊 傅总多年不育,闪婚后喜提双宝 明末自卫军 神秘事件调查处诸葛沄 初音未来之命運之轮 嫡女归来:每天忙着给相府上坟姜倾染景墨玄 魂穿流犯废柴嫡女,带崽摆烂躺赢 洪荒:我东王公,稳健仙帝斩天道东王公鸿钧道祖 给美漫一些群星和舰娘的震撼 我刷二创短视频,创崩全体特摄 北斗帝尊 寻金铁卷 火影:从千手开始 噬天魔冢 特战医王 晨光学园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最后结局 从成为天帝开始 明末开山刀 寻道仙炼路 都市逆天修真狂少 造化大战神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超级大妖孽 虚拟道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