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41章 你我从此山水不相逢!

风雪纷纷,洒落湖面。

湖中沉沉坠落的两人紧紧相拥,浓烈的血色缠绕蔓延,冷水灌入耳鼻令朝颜意识逐渐混沌,浸泡在凛凛的寒水中全身血液几乎都快要凝固,察觉到怀里的女子呼吸微滞,夏侯谨几乎苍白如纸的干裂唇畔凑上女子的唇。

黄泉路上一人足以,不需与她作伴,他此生最大心愿不过是希望她能够活下去,这辈子他不信神灵更不信所谓的宿命,可这一刻他却在心底虔诚地祈求所谓的天神,更愿意以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的宿命轮回,换她今日无忧。

请你,活下去……

搂住朝颜的双手缓缓的松开,夏侯谨逐渐下沉,然后用着所有的力气将上方的女子向上托起,血水在蔓延死神在逼近,生命的尽头他拼尽全力只为替她托起一线生机。

活下去,活下去!

猩红的湖水中两个身影一上一下,一个沉坠死亡的湖底,一个向着湖面的光明而去。

“公子,下面好像有动静!”

伏在湖上的秦昊听到湖中的水花声,抬起头望向,对着正手持青渊剑沉默不语的重钰激动的道。

阿颜……

心猛地一颤,重钰当即掷下这柄属于夏侯谨的佩剑,迫切的命令道:“你们下去两人,务必找到阿颜!”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噗通一声水花溅起,两位亲信从巨大的冰冻跃入湖中,重钰脚步滞留,不敢上前,侥幸地目光却一瞬又一瞬的盯着水面,期待着他最在乎的人可以出现在眼前。

有声音从湖中翻涌,一只手臂浮出水面,指尖修长恍如雪色,“姑娘,是姑娘……”承九喜极而泣,伸出的手还没抓住水面探出的手,却被一人抢先一步,秦昊微微一愣,随后帮助少爷出力,随着湖中的女子被人托起,露出惨败的面容,重钰紧绷的心这才有了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

灰蒙蒙的天空飘起鹅毛大雪,冰湖之上重钰双眸赤红,怀里抱着浑身颤抖呼吸微弱的女子,他紧握爱人之手,心头犹如万箭穿心。

他终究没能兑现当初在沐王府的承诺,他说,阿颜从此我就是你最为坚实的后盾!

这个他要守护要珍视的女子,终究在受伤在失望,在……离他而去!

“阿颜,我们回苍梧成亲!”

离开冰窟身子渐渐回暖,朝颜的耳边断断续续的回想起夏侯谨的声音,请你,活下去,请你,活下去……

活下去,活下去!

只有你活着,少爷才能活下去……

“活……下……去……”

紧闭的双眸扯出一丝缝隙,透过缝隙,一张熟悉的脸庞正注视着自己,他们答应过彼此要活着走出去,他们……

朝颜的嘴角掀起弧度,可只那么一瞬间,眸底的满足却顿时飞灰湮灭,因为此刻面前的人不是他而是他。

“阿颜!”

“夏……夏侯……谨他……”

她被重钰救出那么夏侯谨了?

朝颜望向重钰,情绪激动。

重钰双眉竖起,冷冷的答道:“他死了!”

大雪纷飞,比冰雪更冷的是他的声音。

“他……死了?”

他绝不会这样死去,他是无所不能的夏侯门阀七公子,他是夏侯谨,他岂会这样轻易的死去?

“重钰,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救他?”重钰哑然失笑,握住朝颜的手忽然没了力量,“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救他?”

一线生机被狠狠碾碎,朝颜狰狞如白骨的手指,缓缓的抓住重钰的衣领,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重钰,一切因我而起,我欠他太多,我求你……求你救他……”

她的声音带着哭音,却无法令重钰动容。

因为阿颜眼底所见心中所想皆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在除夕夜破坏他计划令他多年筹谋付之一炬的夏侯谨,他永远忘不了岭西之行途中所受的屈辱,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如今就连她的心也一并随他而去。

而他绝不会对夏侯谨施与援手!

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底线。

“阿颜,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唯独此事!”

唯独此事,唯独救他不可以……

他向来偏执作出的决定难以更改,更何况他对夏侯谨早就存了杀心,鹿鸣轩的一切不正是一手策划的吗,让重钰出手相救实在是可笑至极。

朝颜认清现实,拽住衣领的手渐渐滑落,不再寄希望于任何人,与此同时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她和他不能活着走出去,那么就让她与他同葬于这冰湖之中吧!

凄苦一笑,朝颜离开温暖的怀抱,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拖着伤残之躯一步三晃的向着冰窟走去。

雪落在狰狞的伤口上,那每迈出的一步似乎都如踩刀尖,重钰怔然的凝视着那单薄的如纸片般的背影,忽然回想起当年他们携手走出盛金宫的情景!

一切恍如昨日,又终止于昨日!

“少爷,姑娘她!”

一声惊呼打断重钰的思绪,意识到朝颜要做傻事,重钰眼皮猛跳,额头青筋暴起箭步冲上前。

“阿颜,你这是做什么?”

双臂从后紧紧的将朝颜勒住,重钰的胸口剧烈的起伏。

若是在晚那么一瞬间,他就会永远的失去她,他的大仇还未得报,他的抱负还未实现,他不能没有她……没有她他又如何能够得偿所愿?

“你放开我,放开我……”

朝颜的声音陡然上扬,那是从未有过的决然。

“放开我……放开我……”

重钰恍若未闻,双手始终没有半点松动,强迫着面前的女子逐渐远离危险的深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众人默契的达成夏侯谨绝无生还的可能之后,身侧的禁锢忽然消失,朝颜转身面对她曾经的爱人她的归宿她的信仰,既没有嘶声力竭的质疑,也没有心灰意冷的疏远,只是望着他,就这么望着他。

因为,这是她最后一次这样望着他了!

“阿颜,还记得吗?”

一支花簪出现在眼前,她又岂会忘记,那是在苍梧他亲手所赠,夕颜花寓意惜颜,惜之爱之,当初离开大宛的时候她刻意留下的,她想着等她回来的时候他亲手替她簪上,着嫁衣成为他的妻子。

从此,再也不分离。

“阿颜,我们这就回苍梧成亲好吗?”

重钰笑意浅浅,面容温和,一如昔日。

好吗?

只是太晚,太晚。

抬起手颤抖的接过重钰手中的花簪,朝颜笑着后退两步而后站定,“重钰,你走吧……”

“阿颜……”重钰正要上前,却被朝颜的手中的动作所阻,“我们一起走,回苍梧好不好?”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泪水无声流淌,朝颜手中的簪子死死的抵在颈间,有点点血珠溢出,“重钰,你走吧……”

“是因为他?”

重钰眸底一寒,隐有薄怒,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因为夏侯谨而分崩离析,即便他如今只是一个死人。

“阿颜,随我回苍梧!”

命令的口吻方落下,又一个疏朗的声音响起,风雪里西秦的太子率领一众侍从出现在眼前,倩儿和薛灿以及大兴武馆的西戎兄弟们随燕靖楼一并出现在这里。

“她既然不愿你又何须勉强?”

马背上的燕靖楼望向重钰,眸底里满是威胁的味道,目光悄悄偏转,落在正以死相逼的伤痕累累的姑娘身上,当初离开大兴的时候她还是生龙活虎的,不过几个月她竟然伤成这样,今日他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会将这个姑娘安全的带回大兴城!

“燕靖楼你最好别……”

重钰冷冷的睥睨着多管闲事的燕太子,隐隐动了杀机,

燕靖楼抢先一步笑着道:“这闲事我管定了,更何况燕麾那小子的死和你脱不了关系?”

这一反问让重钰顿时语塞,燕靖楼已经知道的太多,绝对不可留活口,这是在大雍的境内即便燕太子死在这里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个铤而走险的念头涌出,空气里隐约多了一丝火药味。

“燕麾死的倒也解气,毕竟我和父皇都不大待见那小子!”

燕靖楼轻轻一笑,随即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上前,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

,秦昊顿时望向重钰,重钰拧眉微微摇头,示意部下稍安勿躁伺机而动。

面前的侍从持刀向两侧退来,为燕太子让出一条路来,迎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袭紫色大氅的燕靖楼阔步来到朝颜面前,许久不见他依旧妖孽如花,目藏桃花。

“阿颜,你愿意随我回大兴吗?”

“我……”朝颜嘴角轻抽,一字一顿的道:“燕靖楼,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燕靖楼取下大氅替朝颜披上,听出女子言语之中的担忧,眸底绽出朵朵春花,一本正经的再次询问道:“只要你愿意,我这就带你离开大雍这伤心之地?”

势在必得的笃定如同誓言,朝颜心下微暖:“燕靖楼,带我走吧,离开这里!”

“好!”燕靖楼点头竟是未曾有过的认真,眸底笑意微敛他转过身,与一丈之外的男子对视,“鹿鸣轩之事包括今日……我燕靖楼会忘得一干二净如何?”

昔日玩世不恭照料百出的燕太子此刻犹如奸诈多变的狐狸,直到这一瞬间,重钰才确信燕靖楼那幅吊儿郎当只是他欲盖弥彰的伪装,面具之后的他早已洞悉一切,而所有人却被他耍的团团转。

不过这的确可以称之为一场对他百利而无一害的交易,燕麾的死会算给夏侯门阀算给大雍算给西秦,今日因为夏侯谨的死朝颜正在气头上绝不会与他回去,倒不如让她随燕靖楼离开,等她想通了想明白了自然会回到他身边来,更何况他坚信只要阿颜活着燕靖楼就绝不会公然与他站在对立的一面,甚至是整个西秦。

“撤!”

重钰一声令下众人收起兵器,燕靖楼侧眸只忽然有些替这个女子感到不值,他终究在权衡利弊后放弃了他的坚持,读懂燕靖楼眼底的无奈以及遗憾,朝颜抵在颈上的簪子缓缓的移来,重钰的那些心思他又岂会不懂。

“阿颜,别忘了我在苍梧等你!”

转身撤退之际,重钰极为认真的补充一句,就好像用不了多久朝颜就会真的回来一般。

“重钰!”

朝颜忽然开口上前几步,与此同时重钰回过头,目光交汇有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在涌动,他以为她是改变主意要同他回苍梧了,因为只要她愿意燕靖楼就绝对不会勉强于她,只要她愿意。

“阿颜……”

重钰伸出手,耐心的等待着面前的女子将自己交付给她,仿佛只要他的手握住她的手,从此,就是一生一世!

“祝你此生得偿所愿!”

风雪里朝颜的声音冷若寒泉,又如乱风拂雪,徒留满目凄怆。

“阿颜……”

众人目瞪口呆,时间好似凝滞。

朝颜紧攥花簪的手一分分的上扬,停在两人目光交汇之处,“从此,你我山水不相逢!”

手臂陡然下扬,一声脆响中夕颜花簪猛摔在坚硬的冰面上,其上缀的夕颜花碎裂一地,重钰的伸出的手没能阻止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能僵直的停在半空,目光如死灰般牢牢的盯着那破碎不堪的花簪。

恍然间他觉得就在这一瞬间他失去了此生最为珍视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即便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再也无法拥有!

“你走吧……”

朝颜转过身热泪滚滚,燕靖楼看在眼底,侧过身将她的委屈与脆弱通通挡在身后,对着重钰不耐烦的催促道:“钰王还是带着你的人速速离开吧,相信用不了多久大雍的人就会……”

燕靖楼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男子忽然转过身阔步离去,转瞬之间茫茫雪域上留下阵阵马蹄声。

“阿颜,你怎么伤得这样重?”

就在重钰策马而去的瞬间,燕靖楼怜惜的注视着面前的姑娘,伸出的手竟不知该以各种姿势拥抱住她,她伤得太重太重,不只是夺命的伤还有……心头那无法治愈的伤!

“燕厨子……帮帮我救……救夏侯谨……”

对于朝颜的央求燕靖楼微微颔首,郑重允诺:“好,我答应你!”

听到燕靖楼的承诺,朝颜扯出一丝苦笑,感激的话还没说出口,周身无穷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吞噬。

“阿颜!”

“姑娘!”

(本章完)

推荐阅读:

空姐日记 江羽 陈飞宇苏映雪神针侠医 剑仙在上 姜离杨冲 数码世界的灵能导师 前妻可口:顾少离婚请签字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末日:我的技能愈发变态 人在洪荒,正在奋斗 末世僵尸:新时代的神明 总裁的迫嫁新娘 魔教当家主母 王者游戏 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 重生福妻小神医 地狱书生 我跟着警察师傅办鬼案 重生之桃源修真 武争之世 不住人间 我铸造了仙界 庶女归来:邪王的废柴狂妃 你笑起来真好看 苞谷地 黑科技:从常温超导体开始 我成了全能法师 停手吧赛博人,外面全是玩家 海贼王之写海贼的好多啊 长生不死的我资质平平 星愿崛 最强妖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