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39章 致命的软肋

“承九……承九……”

暴雪忽停,寒风凛冽,朝颜只觉得紧贴着自己的人体温正在流失,一瞬间染血的长刀横在颈间,周围的黑甲兵顿时上前将她双手反扭。

“夏侯谨!”

一声怒喝中韩阶狠狠一脚踢向朝颜的腿弯,朝颜吃痛被迫跪倒在深雪地里,不远处正在与黑甲兵厮杀的夏侯谨,凌厉的剑眉陡然间竖起,赤红的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韩阶,你敢动她我定让你碎尸万段!”

这一句不足为道的恐吓让韩阶哭笑不得,明明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自身难保,却还保持着门阀贵胄那副令人作呕的高傲以及不可一世,如今他不再是夏侯门阀的七公子,再也不是陛下器重的臣子,他只是一个死期将至的逃犯!

“夏侯谨,你哪来的自信?”

冷哼一声,韩阶手中的刀缓缓上扬,伴随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在朝颜的后背绽开,凛冽的寒风更是如同砒霜,一把又一把撒在伤口上,锥心的炙痛令朝颜伏在雪地上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夏侯谨,再来一刀如何?”

轻蔑的笑声过后又是一刀,猩红的血顺着刀刃流淌,聚于刀尖,一滴一滴的落下,杀红眼的夏侯谨顿时停下手中嗜血的青渊剑,冷冷的注视着韩阶手中的刀,那刀尖上的每一滴血都像是滴在他的心上。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韩阶,求你放了她!”

低抵的央求在鲜血弥漫的雪域里回荡,若非亲耳所听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话会是从夏侯谨嘴角说不来的,随着韩阶的一个手势黑甲兵顿时停手退回身后。

“放过她可以!”韩阶再次提刀在朝颜后背碾过一刀,听到女子的闷哼声,眼底的狠毒之色愈盛,“不过你得拿出诚意来!”

诚意……这两个字太过沉重,朝颜挣扎着抬起头望向不远处持剑而立的男子,他的脸染着血色,双星眸却依旧如往昔般透着冷意,仿佛不愿任何人靠近半分,倏然间夏侯谨松来紧握青渊的手,青渊沉沉下坠,斜插在染着鲜血的雪地间。

“不……

朝颜眼眶微红,放下青渊无异于是在自寻死路。

“夏侯谨,只要你爬到我脚下跪着求我,我就放过这个女人!”

韩阶边说边持刀再次指向雪地上浑身颤抖的女子,就在此刻他决定要将夏侯门阀带给他的耻辱千倍百倍的讨回来,他要让夏侯谨心甘情愿的跪在面前求他,他要将夏侯谨最后的尊严彻底踩碎。

“韩阶,你以为我是谁,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朝颜咬牙强忍住疼痛,斜睥着高高在上的韩阶,勉强的扯出讽刺

的笑容。

俯首称臣已经是夏侯谨最后的底线,他的双膝除了跪拜过雍帝跪拜过夏侯豫,绝对没有跪过第三个人,而韩阶绝对不会是这第三人,因为他是——夏侯谨!

此情此情倘若面前的人是重钰,他会不会……

只可惜,这个假设根本就不成立!

“啊!”

剧烈的阵痛袭让心头,令她的心几乎拧成一团,韩阶一脚踏在朝颜背上,笑容狰狞,面对夏侯谨的无动于衷,耐心彻底被消磨殆尽,握住刀柄的手顿时一紧,似乎是察觉到头顶的

刀口将要下落,朝颜认命般的阖上酸涩的双眸,等待着命运之手将她拉进深渊。

“我跪!”

刀在半空陡然顿住,韩阶扭曲的面容满是奸笑。

我跪!

朝颜只觉得晴天霹雳,双手缓缓聚拢,攥起两把碎雪,扬眸望去,一身玄衣锦袍的贵介公子,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弯下了高傲的脊梁,而后伏在雪地上匍匐着前行。

“夏侯谨……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起来……”

嘶声力竭的怒吼响起,夏侯谨却恍若未闻,双手不断的向前探,扶着身子一直爬到韩阶面前,然后直起身子以双膝跪地的姿势望向洋洋得意地韩阶,一字一顿的道:“求你,放过这个女人!”

“夏侯谨,果然她是你致命的软肋!”

收回踩在朝颜后背的右脚,韩阶眼神微动,两把刀顿时架在夏侯谨的头上,朝颜热泪滚滚滑落,忽然之间她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来,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倘若你在落到我手中,那就……”

这个女人岂能轻易放过,她可是韩氏崛起的致胜砝码!

夏侯谨怒视着出尔反尔的韩阶:“韩阶你……”

“阿颜,多谢韩大人!”

谄媚的笑意里朝颜踉跄的从雪地里爬起来,一脸的感激,韩阶不解其惑,一时起了疑心追问道:“你这是在感激我?”

“没错,我要替重钰感激韩大人,感激韩大人拿下了夏侯谨,相信用不了多久雍帝定会亲手除去这位我们共同的心腹大患!”

“你的意思是……”

读懂朝颜话里的深意,韩阶背脊发凉,只觉得这女人实在可怕至极,就连是作戏都做的如此天衣无缝。

“如此说来我们都被你给耍了?”

染血的刀刃衡上脖颈,韩阶怒火滔天。

朝颜却不为所动,只是落落一笑,“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更何况你们韩氏门阀要登顶门阀之首掌控尚律院少不了我们的暗中相助,如何不动声色的铲除蒙氏的党羽,你可有万全之

策?”

“你!”

见韩阶有所迟疑,朝颜顿时明白自己赌赢了,韩阶已然为利益所驱上钩,“你可有兴趣听听我们为你的谋划的万全之策……”

嘴角牵起弯弯的弧度,朝颜抬手,指腹小心翼翼的推开锋锐的刀刃,韩阶眉头微皱,虽然对朝颜所言半信半疑,到底还是有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因为蒙氏一族眼下的确是韩家不得不面对的劲敌,而对于如何扳倒这样的根深蒂固的敌对势力,他始终一筹莫展。

“你且说……”

“很简单!”朝颜艰难的挪动一步,两旁的黑甲兵顿时上前,却被韩阶一个手势退回原地,朝颜面色从容继续上前一步,双手抚上韩阶的肩膀,薄唇微动凑到男人耳畔,有挑衅的声音陡然响起,“这淬毒的箭只要稍稍刺破韩大人肌肤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你!”

“放下刀!”朝颜冷冷的道,“今日有韩大人陪葬,黄泉路上也不会太寂寞!”

“算你狠……”

面对朝颜手中直抵喉咙的毒箭,韩阶只能被迫暂时妥协,扔下手中的长刀。

“放开他?”朝颜望向尚被挟持的夏侯谨,对着一众黑甲兵玩笑着道:“你们韩大人可是一脉单传,若有闪失韩氏门阀恐怕就此在大雍帝国销声匿迹了!”

这句与其说是玩笑倒不如说是给韩阶最后的警告!

一阵默然过后,韩阶忍住心头熊熊燃烧的怒火,不耐烦的对着黑甲兵骂道:“放了他!”

随着黑甲兵撤刀,夏侯谨弯曲的膝盖缓缓挺直,一个眼神在两人间迅速的交换,朝颜挟持着韩阶向前而去,黑甲兵跃跃欲试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随着步步向前,夏侯谨重新将青渊紧握在手,目光瞥向右方正原地打转的战马,朝颜明白了夏侯谨的意思,挟持着韩阶向战马靠近。

夏侯谨迅速扯住缰绳翻身上马,与此同时朝颜手中的短箭顿时斜插入韩阶的脖颈,而后一掌推向前方的黑甲兵,就在众士兵搀扶住这位中箭指挥使惊慌不已之际,哒哒的马蹄声响起,茫茫雪域里大雍的铁骑载着两人扬长而去。

“大人!”

韩阶捂住血流不止的脖颈,死亡的恐惧令他双目呆滞如同死灰,半响忽然恍然大悟,这箭根本就没淬毒,他再次被这个女人完弄于鼓掌之中。

“贱人竟敢骗我!”

“大人要不要……”

后知后觉的黑甲兵这才反应过来,想到捉拿逆贼,只见韩阶赤色的眸底浮出一丝杀意。

“不必了,想要取他性命的又岂止我一人?”

好戏,还在后面!

(本章完)

推荐阅读:

最强剑神系统 道,然 [剑三]二少游基三 师尊:这个冲师逆徒才不是圣子楚休齐梦蝶 论末法时代的修行之摸着石头过河 这个巫妖得加钱 最强反派系统黑袍老祖 凤女还生 活人禁忌2盗门九当家 被退婚后我嫁给了年代文大佬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浪迹在仙武世界的修仙者 念道无痕 逆行诸天万界 洪荒武祖传(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超强升级系统 马克步问过往 国术宗师在费伦 镇国七皇子 天空之龙 综武:在武侠世界当官长孙问 邪王宠妻:毒妃横行天下 应位归真 渔人传说 魔法从当族长开始 和丧尸同行的日子 英雄联盟之虫族降临 三界云天 大梦道术 盛世南洋 神州镇魔录 在异世争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