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337章 背后之手

离开行宫朝颜甩开身后的那一双双眼睛,兜兜转转来到了相对偏僻的城南,果不其然大批越兵随后而来,只可惜却没发现尚在逃亡的夏侯谨,众人这才明白被这绝顶聪明的女子所愚弄。

“麻烦告诉长公主一声,第一件事我可以答应她!”

朝颜望一眼巡防兵少府,在撂下这句话后堂而皇之的跨步而去,身后不明所以的越兵正要上前,得到贺兰泷月暗中授意的少府伸手拦住士兵,眸底漫开促狭的笑意。

他们根本没有对重钰的消息抱有多大的希望,相反如今长公主非但不希望夏侯谨被捕,反倒愿意给夏侯谨制造出逃的机会,只要夏侯谨离开江都,那么高阳王被害便不再是北越与西秦两国的正面冲突,而是大雍与西秦的较量与角逐。

祸水东引,莫过如此!

半个时辰后朝颜驾马出城,离开江都的她离开重钰的她,恍然觉得四国之内天大地大却无栖身之处,过往种种牵念都如云烟般消散,而不着一丝痕迹。

这些年来她为重钰而活为他那执念般的复仇而活,却独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自己其实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会哭会闹会受伤的女人,她披着坚硬的外壳太久了,她也该卸下所有伪装的坚强,试着以另一种眼光看一看这个世界!

兆京……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这两个字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没错她的小五还在萧家,她答应过她等一切处理妥善就会去萧家接她回家,如今也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驾!”

马蹄哒哒踏碎积雪,向着万水千山外的大雍水运重镇兆京而去。

一月初冒着满天风雪朝颜来到萧府,朝颜轻轻扣门,前来开门的是萧凤清的妻子卫云汐,她本该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可如今面前的这张脸却形容枯槁,如同蜡色,这样的卫云汐很难让她相信这是当初萧凤清迎娶的那位娇妻。

萧府出事了!

“卫小姐,萧家这是……”

“玉姑娘……”两行热泪滚滚滑落,卫云汐掩面而泣,“玉姑娘,请进!”

心下一凉,朝颜随卫云汐进入萧府,昔日奴仆成群的萧府如今冷冷清清,未见一人,庭中被积雪覆盖一派冷寂。

入了屋卫云汐替她倒上一杯温茶,然后缓缓坐下,红着眼娓娓道来:“萧家染坊没了,夫君和……嫂嫂也去了……”

朝颜手中的茶杯顿时一抖,心底涌起滔天的恐惧,只听卫云汐继续低声道:“还有小五她……她也无辜惨死于他们的手中……”

低低的呜咽声,如同哀悼的挽歌,在这天寒地冻的冬日久久盘旋。

“他们究竟是谁?”

仇恨逼的朝颜双眸如同染过鲜血一般,手中的茶杯顿时紧捏,直欲碎裂,她终究是来晚了一步,终究是再也无法兑现当日对小五的承诺,一如当初她在寒华院无法守护小五一般。

“他们?”说到这毁她全家的仇人,柔弱的卫云汐也不免恨得

咬牙切齿,“是何家,他们为了牟取暴利偷工减料最终自食恶果导致染坊被迫关闭,他们非但不吸取教训还将这一切视为是萧家的暗中捣鬼,他们……将夫君和嫂嫂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萧家染坊的名声从此败坏,邻里的辱骂诅咒以及鄙夷,人人都视他们为怪物,他们受够了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最终双双服毒死在了书房……”

萧意欢与萧凤清终究是

“后来,无意中得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何家,小五便要去何家评理,我没能拦住她,当我赶到的时候小五她……躺在血泊里……”

朝颜抑制住喷薄欲出的恨意,冷静的追问道:“没有报官吗?”

“怎么会没报官,只是官府与那何府沆瀣一气又岂会替我们做主?他们非但没有替小五鸣冤,反倒诬陷一个孩子蓄意滋事,何家最后用一百两银子打发了我们!”

“狼狈为奸……”

搁下茶杯,朝颜手紧握成拳,卫云汐的缓缓抚上朝颜的拳头,记得萧凤清在遗书里交代过她无比照料好小五,若是她当时能够拦住小五,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愧疚和悔悟搅得她五脏六腑几乎发生位移,她一介弱女子无力扛起这血海深仇,还好总有人愿意替他们萧家出头。

“善恶到头终有报,何府失火何家那些贼人都死了,就连那狗官也死于非命!”说到这里卫云汐深陷的双眸溢出点点喜悦,“只是那位恩公不愿留下姓名,这份恩德云汐无以为报!”

“恩公?”秀眉轻挑,朝颜心生疑惑,“你的意思是有人替萧家出手?”

卫云汐点头,朝颜又追问一句:“你可记得那人的容貌?”

“记得!”

“几天之前?”

卫云汐道:“两天前!”

难道替萧家出头的人是他?

屋外雪花簌簌,朝颜似乎有了答案:“卫姑娘,麻烦准备笔墨!”

不过一刻钟一副画像出现在眼前,卫云汐点头指出了画中之人正是萧家的恩人,果然夏侯谨来到了兆京,他这是要自投罗网返回盛金吗?

夏侯门阀再难庇佑于他,而尚律院的其他门阀代表们也会以此为把柄,联合起来一举将夏侯门阀彻底击垮,大雍帝国的门阀又将面临重新洗牌!

他,究竟为什么插手萧家之事?

要知道他向来不是爱管闲事之人,更何况眼下危机重重如履薄冰,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萧家染坊已经出售抵债,如今萧家上下就只有卫云汐和一个陪嫁丫鬟,萧家出事后卫家责令卫云汐回卫家,并且暗地里另谋了一桩婚事,只待丧期一过就则良日改嫁,卫云汐抵死不从也自此与家人断绝了关系,独守着这萧条没落的深宅大院。

此时的卫云汐已怀有四个月的身孕,她说她会将萧凤清和她的孩子养大成人,重振萧家染坊,二十年弹指即过对于卫云汐而言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愿望,以后的生活也有了盼头。

午时过后在卫云汐的陪同下朝颜前往城外,一一在坟前拜别萧凤清兄妹以及小五,然后驾马向着盛金方向而去。

她要阻止夏侯谨返回盛金!

这或,许是她唯一能够偿还他恩情的方式。

从兆京回盛金除了一条水道外,陆路共有三条,按照她对夏侯谨的了解首先他必定会舍弃水路,因为水路慢且路线单一,如今这时候想要趁火打劫取他性命一人不在少数,走水路危险性最大,至于三条陆路不按常理出牌的夏侯谨首先想到的定是那条直通盛金的驿道。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夏侯谨会这样想,有心人也会这么想,这是一场心理战术,而夏侯谨就是要让众人觉得他会选择那条捷径之路,而实际上他会走第三条路迂回取道盛金。

在过往那些互相算计争锋相对的角逐中,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然能够一眼看穿对方的障眼法,岁月无声有的人终究离散,而有的人却被宿命紧紧捆绑在一起!

北风呼啸,天地苍茫。

银装素裹的雪域里两匹马艰难的前行,夏侯谨冷峻的面容掩在风帽里,漆黑如墨的眸子望向远处的雪丘。

扑哧一声,座下的高头大马前蹄弯曲,跪在足有半尺厚的雪地上而后轰隆躺地,紧跟其后的承九,脸色大变惊呼道:“少爷!”随后翻身下马。

“少爷!”

承九冲上前来,夏侯谨已经从雪地起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碎雪。

连续几日顶着风雪赶路,莫说马儿吃不消,就连他们也都接近极限了,雪地上的马儿喘着粗气,呵出团团白气,如枯木般双眼死死盯着主人,有热泪顺着眼眶滑落。

人非草木而动物也是有灵性的,风雪中夏侯谨蹲下那双运筹帷幄杀伐决断染着血腥的手,正缓缓下移,抚向陪伴他一月有余的座骑,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爱意,马儿微微转动眼睛,再也没有了喘息声。

这些年来他的双手沾过多少血,他将多少人逼至绝境,又暗中操纵左右了多少人的生死,如今大抵已经记不清了,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走到穷途末路这种地步,即便当日在苍梧!

从在江都插手萧家之事开始他的行踪就已经暴露!

“他们已经来了!”

闪电般缩回轻抚座骑的手掌,转瞬间青渊剑已然出鞘。

承九心头一惊,警惕地望向后方,低声催促道:“少爷你先走!”

“来不及了!”

一语落定,震天彻地的马蹄如潮水般涌来,前一瞬还茫然一片的雪域,眨眼间被黑压压的铁骑所攻陷。

黑甲兵,执行帝国最高级别的暗杀任务,拥有绝对自主权可以先斩后奏的黑甲兵!

“指挥使大人,不……是夏侯公子,别来无恙?”

夏侯谨起身扬眸,幽寂的眸光如寒月般望向这位刚刚走马上任的飞虎营总指挥使,韩氏门阀的接班人韩阶,唇畔掀起讥讽的笑意。

(本章完)

推荐阅读:

重生九零小军嫂 如意枝头 唐破岳明羽 新明之路 自在真仙 陈飞宇苏映雪神针侠医 破劫之缘 国运:开局固若金汤,我无敌了 圣祖 都市鉴宝天王林枫 快穿:天选打工人手握炮灰剧本 火种一零四 悠闲少东家 九千岁的掌心宠 北斗帝尊 远古使命 我在年代文里吃瓜看戏 我可能是一只不死妖 杨景进击的石头 仙域记 影后实乃招黑体 黄荆 道卷有三 汉末男 足球:我,欧冠满级王者 战神崛起 八零娇软后妈,撩最猛军官嘎嘎乱杀 神极 厉先生宠她无度 湮灭之龙 武侠仙侠任我行 我从秦末开始长生不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