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020章 玩弄小把戏

这一晚朝颜做了一场梦,梦里她看到了重钰模糊不清的背影,梦境从来都是虚幻的,只是朝颜千算万算没想到,她走出营帐第一眼看到的会是夏侯谨的背影。

“已经过去一天,你这是打算安心赴死了!”

夏侯谨似笑非笑的开口,并没有转过身注视她的意思,冷嘲热讽的话听在耳中,朝颜的舒展的长眉不由得微微蹙起。

“不知堂堂夏侯门阀的七公子对此有何高见?”

朝颜径直走到夏侯谨面前,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脸色阴沉的夏侯谨,伤势未得痊愈他的脸色本就苍白,而今又沉着脸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朝颜只觉得格外好笑。

“既然如此还不如及早赴死!”

夏侯谨冷眼斜睇着面前憋着笑的女子,故意将头偏向一旁,似乎颇为恼怒。

“你的青渊剑……”

朝颜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试探性的开口,听到提起自己的佩剑,男子顿时转过头,剑眉紧蹙,极为不屑地怒斥:“你大可丢掉!”

“你……”

望着拂袖而去的夏侯谨,朝颜立在原地,思前想后却没弄清楚这份怒火究竟源自何处,郁闷地跺了跺脚,想起夏侯谨方才说过的话,她开始盘算起下一步的计划。

大雍正值国丧期间,双方处于休战之中,军营的士兵除了基本的晨练晚练外,大都在周围四处巡视,赵琮坐镇即便是休战大雍军队依旧时刻保持着一贯的作战水准,符弋仍旧替她继续打探着小五的消息,并且想方设法的帮她证明身份。

时间过得飞快,距离魏蔚暗中和西戎的线人碰面只剩一个时辰,此时夏侯谨正和赵琮在大帐中下棋,魏蔚谎称身体抱恙已经做好了赴约的准备,朝颜在帐中来回踱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

时间越来越紧,她该怎么办呢?

既然没有万全之策,那么就必须赌一赌,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朝颜走到案子前,犹豫片刻握住青渊剑然后出了营帐,这把剑因为它的主人而具有拥有了特殊的

重量,尽管握剑的人被扣着奸细的帽子,大雍的士兵也没有横加阻拦。

朝颜握着剑来到夏侯谨的营帐外,对于计划能否继续顺利进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信心,然而当她看见夏侯谨的贴身侍卫承九的时候,一颗不安的心却忽然踏实了几分。

“麻烦你将这把剑交给他!”

承九双手抱肩,斜靠着帐门,一脸无虞:“这个忙我可帮不帮不了你!”

“既然如此我亲自放里面便是!”

朝颜早料到承九会回绝她,索性走进帐中将青渊放在了大厅的长案中,出了营帐她忽然回过头望着承九,难为情的开口:“我看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你陪我去后山?”

“去后山干什么?”

深更半夜的约他去后山,承九错愕地注视着眼前略显羞涩的女人,脖子顿时一红,无比后悔自己方才脱口而出的话。

承九的反应让朝颜不由翻了一个白眼,“你可别想歪了,我是今儿在后山瞧见了一味药草玲珑子,其花可入药,对夏侯谨的伤势很有帮助,只不过玲珑花要在夜晚开放!”

“你还懂医术?”

长眉一挑,承九满是怀疑的眼光。

“既然你心存怀疑,那我就自己去罢了!”看穿了承九的心思,朝颜决定不再勉强于他,阔步离去,几丈之外的距离忽然回过头,玩笑般的补充一句,“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大可不必愧疚!”

“我替你愧疚,简直是信口雌黄……”

夜风吹来,承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飘散在风中,朝颜的脚步微微一滞,冰冷的嘴角轻轻的牵起,然后以更快的速递前往约定的地点。

下一步她要做的就是在魏蔚到来之前解决掉线人!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只不过朝颜提前来了足足一刻钟,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朝颜背脊笔挺立在林间的小径上,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不知不觉手心已渗出一层细汗。

灯火明亮的营帐前承九歪着脑袋,反复拽测着朝颜的玩

笑话,想起少爷交代过时刻警惕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一个激灵承九快步前往营帐向夏侯谨禀告消息。

承九进去的时候,夏侯谨与赵琮正在进行最后的博弈,黑子白子交纵复杂,赵琮志在必得的落下一枚白子,局势对夏侯谨似乎颇为不利,夏侯谨一边听着承九的禀报,一边捻起一枚黑子在手,在听到若是出现意外这几个字时,男子的眸光顿时一寒,手中的棋子迟迟没有落下。

“她是这么说的?”

留意到少爷的脸色,承九不敢多言,只得肯定的点头。

这个女人又在玩弄什么把戏!

冷冷一笑,夏侯谨手中的棋子倏然落定,转眼之间胜负高低立见,反应过来的赵琮不由得拍手称快,“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妙!”

“走去后山瞧瞧!”

收回落在棋盘上的锋锐眸光,夏侯谨缓缓起身,见他如此雅兴,赵琮淡淡一笑,“既然如此我便陪你走一遭!”

月光皎洁,林中树木横斜视线混沌,好在有火把照明倒也看的清楚,侍卫在前探路夏侯谨和赵琮步履从容的走在后面,半响并没有看见朝颜的半点影子。

想起曾被这个女人算计过,夏侯谨一双剑眉不由得紧蹙在一起!

莫非她这回又是再利用他,我倒要看看她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唇畔适时掀起危险的弧度,耳廓微动夏侯谨警惕地转过身,丛林深处蹿出一个人影来,士兵顿时举起燃烧的火把照向夏侯谨望的方向。

女子披散着长发,走得极慢却很慌张,时不时的向身后望去,似乎正被人追赶,符弋上前几步定睛一看,顿时大惊:“是阿颜姑娘!”

赵琮还未发话符弋已将箭步向远处的女子冲过去,此情此情夏侯谨看在眼底,莫名的有几分烦躁。

隔着几丈的距离符弋恍然发现朝颜右手抱着左臂,鲜红的血正顺着指缝往外淌,显然是被利刃所伤,符弋正疑惑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朝颜的背后冒出来,那人举起刀举起沾染着血迹的刀就朝朝颜刺来。

(本章完)

推荐阅读:

动漫热 残剑封魔 闯荡网游:魁 皇家出品霸王花 都市:签到从获得读心术开始 快穿之我在年代文里抱大腿 直播古代:盘点那些坑爹的皇二代 集魂录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清冷神官被阴郁受拽下神坛 大乾:我以武道,掀翻乱世 红茱记 重返2002:自由系巨星 纵横荒宇之至尊司机 大明:带领锦衣卫,血染金陵城 神医下山:开局九封婚书星空野狼 天朝女国师 我的22岁小娇妻 抗战之老兵重生 X世代之末日诅咒 搜魂使者 只想复活师兄的她重生了 傲世龙皇 超级修真弃少 战神崛起 大时代之非洲新纪元 无限之补全 薄先生今天又秀恩爱了 响指神明重置版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无限之铁拳金身 星际之最强霸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