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005章 乱葬坟岗

夜风呼啸而过,男子殷红的唇畔勾起邪魅的弧度,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宋凉妖后,眼神漆黑如墨有难掩的锋芒,似乎在他面前这个美人是如此的不堪入目,又或者是煞风景。

果然是个难缠的家伙!

朝颜的眉梢微微一挑,微寒的眸光不留痕迹的落在右手方不远处的梧桐树上,眼波半转瞬间计上心头,一不作二不休几个箭步冲向桐树,手脚并用动作灵巧的攀上桐树,纵横的枝蔓遮挡间,三支短箭破风而来,刺穿叶片又飞驰而去,只见一缕虚晃的身影宛若青烟般轻飘飘的越过宫墙然后消失不见。

不以为然的放下手中金弓,男子狭长的眼睫一颤,宛如冰雪之峰,不沾半点尘埃,猎物从眼皮子逃脱显然没有激起他任何的多余的情绪,九重宫阙火光滔天,男子黑袍轻拂,转身从容离去。

宋凉王宫战祸连天,皇城之内更是乱作一片,双方人马剑拔弩张,帝都子民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乱了方寸在城里横冲直撞,交战的双方被巨大的人潮冲散挤压难以正面厮杀,借此契机朝要趁机出了东城门。www.qxnsu.com 永恒小说网

东城门往西三里处是宋凉的黄泉岭,上穷碧落下黄泉的黄泉,朝颜死死的按住肩头,一路跌跌撞撞的前行,殷红的血顺着指缝直往外淌,纵使她反应灵敏伸手利索,到底还是没能躲过这一箭,庆幸的是这支箭刺中的是她的左肩而非心脏!

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涌到喉咙上,朝颜眉梢紧蹙无力的扶着身旁树一阵作呕,这是无数的死尸血肉腐烂的味道,喷薄欲出的热流源源不断的趟过心头,朝颜眼眶通红,五指缓缓用力指尖从树干上狠狠刮过。

黄泉岭,乱葬坟岗,葬的正是霍家的亡魂!

朝颜迈开如同被灌了铅的双腿,缓缓走向那堆积如山的尸身,沉默中跪倒在霍家一百余口无枉死者面前,俯首磕了三个头,踉踉跄跄地起身然后在尸体堆里翻开一句句的尸体。

她必须再三确认她是否真的是死于非命了,她是霍朝颜,既不是庄云姜,更不是什么宋凉王朝的妖后。

......

“朝颜

啊朝颜,你就这么死了,重钰他......他还会认出你吗?”

朝颜怅然地望着身边冰冷的尸体,女子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只是此时此刻却永远的失去了生命的迹象,坦然接受自己死亡的感觉并不好受,黯然敛眸朝颜顿时倍觉凄凉。

翅膀振动的扑楞声渐渐响起,就在朝颜发呆的时候,一只圆鼓鼓的鸟稳当当的落在的肩头上,朝颜激灵的侧眸望去,这只肥鸟喙长且为水绿色,羽毛红白相见,显然不是普通的鸟雀。

“吱吱你认得我?”

朝颜激动的开口,眼睛顿时光彩奕奕。

话音方落这只肥鸟似乎通灵性的啄了啄她的耳廓,叽叽喳喳的叫起来,“阿颜,吱吱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吱吱,你的阿颜已经死了......”

朝颜无奈的指着尸体,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吱吱并不作声,半响挥舞翅膀落到尸体旁,展开翅膀光滑的羽翼从那已经铁青脸颊上轻轻的拂过,半响又叽叽叽叽的叫起来。

“阿颜你怎么这么倒霉了,好端端的就死于非命了,亏得师傅还说你是的铁打的命,可以长命百岁!”

显然吱吱并不是在乱叫,而是伤心欲绝的痛哭流涕,只是这其中的暗语只有朝颜才听得懂,当然在旁人看来却是无比的荒诞。

见她哭的这样伤心,朝颜不由得心疼起来:“吱吱,我这不好好的吗?”

“阿颜,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我们还是回云栖谷吧......”

吱吱蹭着小步子窝在朝颜的脚下,朝颜扯出一丝疲倦的笑意,伸手摸了摸吱吱的小脑袋,“那是当然,不过眼下且等我将事情办完!”

“事情?阿颜,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吱吱在朝颜眼前飞来飞去问个不停,朝颜并不答话,而是自顾自的干起自己所为的事情来,如今她死于非命的事实已无法更改,换言之以后的日子她将披着庄云姜的皮囊活下去,所以现在她需要妥善处理这句尸体。

“阿颜,你竟然把你自己扔下了悬崖,这也太......对得起你自己了吧!”

吱吱瞪着圆鼓鼓的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一脸无虞的朝颜,拍拍手朝颜望向深不见底的崖底,自嘲般的调侃道:“俗话说的好眼不见为净,我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面无全非......”

“阿颜你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吱吱笑嘻嘻的在朝颜周围溜达一圈,忽然间收拢翅膀落在肩头,朝颜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居然有人暗中监视于她真是很有闲情。

扬眸瞥向身后的阴冷森然的疏林,朝颜露出诡谲难测的笑容,欲盖弥彰的把戏她是最擅长不过的了!

四更天,宋凉王宫经过一场血的洗礼渐渐趋于平静,把持宋凉朝政数十年的祸国奸相被隐忍蛰伏多年的少年天子赶下权利的宝座,沦为人人得而诛之的阶下囚,大雨倾盆而至冲刷着整个宋凉帝都,也带来了一股全新的气息。

灯火通明的大殿内,身着夜行衣的暗卫跪伏在光洁莹滑的地砖上,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上方正依靠着鎏金长椅的男子,男子斜眯着双眸,紧蹙的眉头似乎透露出几丝若有若无的厌恶,暗卫不由的紧捏一把冷汗,久久不敢轻易开口。

“怎么,跟丢了?”

男子的语气冷清至极,在这风雨飘摇的夜里越发的冰寒刺骨,跪在地上的暗卫顿时打了个冷颤,埋头战战兢兢地开口:“回禀公子,她去了乱葬坟岗,好像是在寻找......一具尸体......她似乎......和一只鸟说话!”支支吾吾地回完话暗卫已经衣衫湿透。

“似乎?好像?”长椅上的男子忽然扑哧一笑,睁开深若寒潭的眸子,语势和缓却带着杀伐决断的戾气。

当他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暗卫已然瘫软的伏在地上,连连讨饶:“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这样最好!”

男子豁然起身,一袭宽松的白衫衬得他如圭如璧,不辨喜怒的目光从奴颜婢膝的下属身上轻轻扫过,然后款款步入内室的寝殿,随着大殿内的灯火倏然闪动,一道血线冲天而起,暗卫的喉咙里还来不及发出任何声响,瞬间已是身首异处。

(本章完)

推荐阅读:

难哄!强撩!豪门前夫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长日留痕 她只想安静的咸鱼 只要工资到位,冠军全部干碎 龙神决 任遥传 热血飞扬的青春 末日:多子多福,为所欲为! 辽金演义之悲情英雄 她话好密,全体反派都来团宠 醉山川 领证后,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我到仙界建仙山 伏妖三十年:他们叫我一球道人 虫族碾压修真世界 异世兵王之富甲天下 唐朝美好生活 首富小村医 我铸造了仙界 小小的无限世界 龙族序列 三国我杀 我和霸总穿书了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大神的篮球 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人 灵兽九变 绝世:霍雨浩穿越神印王座 都市之恶魔果实 极品医仙 穿进剧本被打脸 恶魔校草:Honey,乖乖爱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