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陆执笔受命

时近午夜,雨仍不见小。

小宫人来报说圣人似乎又病倒了,传了太医。

颜贵妃带着一众嫔妃们,又惊惶地冒着雨赶去清静殿。殿外全是外臣,她们自是不好再靠近,就贴着清静殿后门站着。

官眷们仍留在正阳宫中,折腾一整日,每个人都疲倦了,然而她们的丈夫、父亲、祖父都还在清静殿那头守着圣人,于情,不能一走了之。于理,也不能留宿宫中。

她们用手撑着脑袋打盹,尽量维持着官眷该有的姿态。

殿中有个小姑娘累得哭了,直嚷着要回家,她母亲搂着她讲道理:“宫门已经落钥,出不去了。再等等,天就亮了。天亮了就能回家了。”

崔礼礼站起来走到殿外,濡湿的潮气扑面而来。

春华悄声问道:“姑娘,怎么还没有消息。别是出了什么变故。”

崔礼礼摇摇头。

任何等待都是漫长的。

但她前世十几年都忍过来了,这一个夜晚,就算得了什么。

浓重如墨的夜雨之中,有人走了过来。

崔礼礼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才发现是许久不见的韦不琛。

韦不琛也看见了她。

她该站进去一些,襦裙都被雨淋湿了。旋即,他又想到,她很可能不在乎。

韦不琛上了台阶,收了伞。

她那双眼睛,在这样的夜里,仍旧亮得惊人。

“韦指挥使。”崔礼礼行礼。

“元阳公主托本使带句话给你。”韦不琛自然知道元阳不肯离开公主府进宫的缘由。

元阳有话跟自己说?崔礼礼一愣。

韦不琛垂着头看她:“她说,十殿下刚醒过来。只是十殿下昏迷之中,念叨着红珊瑚手串。元阳公主问他,他只说找你要。”

红珊瑚手串?

十殿下这是想见苏玉?

夺嫡之事,步步为营,危机重重,这人倒好,醒来昏去地念叨着苏玉?皇位呢?性命呢?

崔礼礼不禁有些气结。陆铮想要推他上位,莫非是个错误?

她垂下头:“我知道了。待明日我想法子差人送去。”

韦不琛却误会了。

想着左丘宴还曾去与她相看,现在又找她要什么红珊瑚串,显然这东西是个定情信物。越想,他的心越沉,可又没有资格责怪她。

他不由地怪起陆铮来。若陆铮真有本事,怎会留着机会,让她再与旁人不清不楚?

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声音也冷了几分:“话已带到。本使去面圣。”

“韦大人——”崔礼礼叫住他。

韦不琛转过身看她。

他放了扈少毅,即便受了重伤,也不可能逃脱圣人的猜疑。可这里不便说话,崔礼礼欲言又止地道了一句:“夜黑雨大,仔细路滑。”

紧握成拳的手渐渐松开,韦不琛明白她要说的不是这句话。

他也记得她说过,她对他的关切是袍泽之情:“多谢。”

崔礼礼屈膝行礼,目送着他离开。

百步之外,就是清静殿,那一头灯火通明。在漆黑的雨夜之中显得格外明亮。

韦不琛走进殿中,见宗顺帝面色惨绿,心中有了一丝快意。

他跪在地上俯首磕头:“罪臣前来请圣人责罚。”

宗顺帝没有说话,只是动动手指,示意他跪在一旁。眼下最紧要的不是罚一个绣使,而是要解决扈少毅。

许永周跪着说道:“圣人,这一仗必须打。”

不久之前,他就对宗顺帝说过,芮国民怨激增,只能“攘外安内”。

户部、兵部自然跳出来反驳,长篇大论,引经据典,说来说去不过两件事:钱呢?兵呢?

宗顺帝越听越怒。

一到用钱用人,这些人就开始哭穷。

诺大的芮国,百姓千千万万,怎么就筹不出钱和人来?

“朕——要杀了扈少毅!”宗顺帝怒极,手狠狠捶打着床榻,“朕要踏平谌离!”

可满朝武将,谁会带兵出海作战?武将们怯怯懦懦地。骑马他们兴许不怕,这海上岂能与陆战一样?

韦不琛跪在一旁,这时森然开了口:“陆执笔,你怎么不开口?”

陆铮皱着眉:“韦指挥使这是何意?”

“陆执笔不是一直都在研究海舆图吗?如今圣人需要,你怎么倒退缩了?”

韦不琛此话一出,众臣哗然。海舆图乃是禁物,他怎么敢私藏?

宗顺帝看向陆铮的目光森然寒冷。

陆铮只得跪下说道:“圣人,微臣只是喜好研究。”

“图从何而来?”

“乃是元阳公主所赠。”

宗顺帝记起来了。去岁七夕,元阳进宫时,找他要过一份海舆图,说觉得好玩,加之七夕是元阳伤心之日,他也就由着她带走了。

“圣人,”有武将抱拳道,“微臣以为,陆执笔既然熟识海图,还颇有研究,此次出海杀敌,非陆执笔莫属!”

“微臣附议。”

“微臣附议!”

满朝武将纷纷附和。

宗顺帝方才就在想,陆铮是陆家的唯一可以延续香火的人,即便有几分旧日的教养之情,这时也要放一放。

毕竟自己时日无多了,老十要登基,第一个障碍老七,他已替老十除了。剩下许永周已经失势,唯有陆家的兵权,他不放心。老十与陆铮还有伴学同窗的情谊在,恐是下不了手杀陆铮的。

坏人都让他来做吧。

宗顺帝想着,看向陆铮的目光格外深沉:“陆执笔,你意下如何?可愿领兵出海,替朕诛杀扈少毅?踏平谌离?”

见陆铮还有推诿之态,宗顺帝又开了口,这一次语气带着威胁与不容拒绝:“邯枝一战,你父兄功不可没,如今大小将军皆重伤未愈,朕会着太医北上,替他二人好好诊治。”

“微臣愿意领兵出海,”陆铮连忙磕头,“只是邯枝苦寒,恳请圣人下令让微臣父兄回京养伤。”

“朕允了。朕封你为镇南将军,曹斌也出过海,朕命他为副将,仲作龙、邝开雄,与你一同南下,替朕带回扈少毅之首级。”

陆铮来不及应答,就听见户部尚书开口道:“圣人!不可!”

宗顺帝脸色一变,钻心的疼痛从腿蔓延上来。浑身冒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有何不可?!”

说完,他开始剧烈地咳嗽,撕心裂肺地咳嗽。

户部尚书跪在地上:“圣人恕罪,老臣要以死相谏:这一仗打不得!国库当真拿不出银子来了。修船、募兵、粮草,哪一样不要银子?”

武将不服:“加一年赋税,总能收上来银子!”

一时间,殿外文臣除了许永周,皆跪在地上:

“就算是增加税赋,就算查缗罚缗,也需要时日,绝非一日之功啊!”

“恳请圣人收回成命。如今芮国怨声载道,老百姓已苦不堪言,再加赋税,芮国必乱!”

“圣人三思啊!”

宗顺帝气急败坏地摔了药碗,药汤四溅,惹得一人娇声惊呼:“圣人!”

颜贵妃提着裙子站在殿门之外:“臣妾有法子筹到银子!”(www.)

推荐阅读:

联盟:我创造了历史 全职法师:无敌之路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 五术奇谈 升龙道 我真不想当首富啊 男人三十:上位者 黄立李来亨 江凡顾清雅赵嫣然 穿进无限后,我从反派成了救世主 柯南:开局成为智慧之神 危之绝杀 初之心盛霆烨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召唤监狱 龙城 可恶!疯批星盗每天都想拥有上将沈斯行傅矜时 开局拍摄三体,外星舰队真来了! 错惹偏执:总裁,少爷是慕小姐的孩子! 阴阳时光屋 鬼畜大玩家 万古帝婿夜玄 网游之僵尸天下 暖爱成婚:腹黑爹地拐妈咪 巅峰仕途 神极 踏入仙途 锦衣卫的自我修养 最强娱乐碾压 笏剑曲 如果在游戏里登录游戏的话 圣界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